【今日霹雳头条】埃斯顿新村逢雨必灾10年 今年解决在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今日霹雳头条】埃斯顿新村逢雨必灾10年 今年解决在望

    (金宝12日讯)金宝埃斯顿新村(Aston Settlement)有望在今年内,解决困扰居民超过10年逢雨必灾的问题!



    行动党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于4月宣布,获得来自房政部及工程部65万令吉的拨款,解决金宝新街场第7条南路(Jalan Selatan 7)、埃斯顿新村和鸿栈园的水患,其中埃斯顿新村获得45万令吉。

    埃斯顿新村成立于1938年,也就是戒严时期1948年前。
    埃斯顿新村成立于1938年,也就是戒严时期1948年前。

    埃斯顿新村村长陈淑琼(56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时透露,埃斯顿新村的沟渠是主要沟渠,每逢大雨因无法负载雨量而溢出,因此提升沟渠的排水系统及增加排水口,有望一劳永逸该村及隔壁鸿栈园的水患。

    “首期金宝治水计划于7月开始,即提升埃斯顿新村的沟渠排水系统,把原有6尺宽、2尺深的沟渠,提升至6尺宽和3尺深。根据报告,该工程最快在同月份内完成。”

    她补充,配合行动党金宝县议员的积极行动,民生问题如沟渠阻塞、水管破裂、长满野草等可获解决。

    行动党金宝县议员党鞭古海燕指出,居民在国阵执政时,所作出的民生投诉很少被重视,而前朝政府似乎没太关注该村的发展。

    每逢大雨,埃斯顿新村因沟渠排水系统不佳,导致雨水溢出至路面。
    每逢大雨,埃斯顿新村因沟渠排水系统不佳,导致雨水溢出至路面。

    “希盟执政后,房政部每年拨款20万给每个新村以发展基本设施,如提升沟渠、铺马路及办文化活动提升活力。希望该拨款能全面提升基设,成为全霹雳设施最佳的典范。”

    她说,张哲敏与金宝新村发展官黄琪惠正鑑定该村的3个草场,改造成打卡经典吸引游客,促进旅游业。至于牌楼,她与同僚讨论后认为需要先着手先有的基设,才来决定相关事项。

    金宝首期治水计划包括加深埃斯顿新村的沟渠。
    金宝首期治水计划包括加深埃斯顿新村的沟渠。

    陈淑琼指出,为了提升居民的保护环境意识,她每早会到新村走动,除了接收投诉之外,也会劝告年迈居民,勿乱丢垃圾,造成水沟阻塞。

    “同时,也有埃斯顿新村居民跟我一起打太极时,向我作出民生投诉,所以不必担心找不到我。”

    她指出,初当村长时很不习惯,她经常会亲手处理垃圾和草丛等,如今她会制度化处理有关投诉。

    埃斯顿新村主要通道正在修復。
    埃斯顿新村主要通道正在修復。

    ■周官荣(73岁,小贩)
    虽然不熟悉新任村长,但投诉民生如街灯失灵、水沟阻塞等,都马上得到回应及着手解决,必须认同村长的努力服务。

    ■陈太太(61岁,市民)
    过年佳节期间有许多人回乡,希望门前的道路设路拱,减少交通的行驶速度,照顾居民的安全。

    不善于使用智能手机的陈淑琼(左起),为了让投诉更快速得到处理,她边服务边掌握科技;右为古海燕。
    不善于使用智能手机的陈淑琼(左起),为了让投诉更快速得到处理,她边服务边掌握科技;右为古海燕。

    ■郑小姐(35岁,教师)
    明记猪肠粉前的幼稚园的草场,应该围上篱笆专让幼稚园学生使用,避免外人带宠物来散步时,引发卫生问题。

    ■陈先生(78岁,退休人士)
    三山仙师总坛前的路应该是单向道,我建议政府设立明确的路牌,解决反方向的交通行驶,减少不必要的交通意外。

    明记猪肠粉早上8时已售卖完毕。
    明记猪肠粉早上8时已售卖完毕。

    ■埃斯顿新村典故
    埃斯顿新村成立于1938年,也就是1948年至1960年戒严前就存在。据悉,它没有因戒严时期,而像其它新村一样搬迁至别处。它位于金宝旧街场和新街场之间。

    根据金宝议会的资料,埃斯顿新村共有195户家人,属于小型新村。

    其名称由来追溯英籍官员Arthur Vincent Aston,他于1935年至1938
    年担任近打县洁淨局主席,管理该县的一切卫生事务与地方发展,而英殖民政府以他的名字为新村命名。

    有者建议明记猪肠粉前的草场应该围上篱笆,只供幼稚园学生使用。
    有者建议明记猪肠粉前的草场应该围上篱笆,只供幼稚园学生使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