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头条】何时才能盼到市议员为我们请命? 江沙火车头工业区 水患 野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霹雳头条】何时才能盼到市议员为我们请命? 江沙火车头工业区 水患 野草...

    (江沙6日讯)“何时才能盼到市议员为我们请命?”



    江沙火车头工业区居民投诉,自从负责江沙范围的前行动党市议员黄星光不获续任后,这个位置悬空已久,而他们面对的诸多的民生课题,包括水患、野草杂生、居民私建道口栏杆等,皆投诉无门,令他们感到愤愤不平。

    江沙火车头工业区野草丛生,市议会亦没有派人到来清理,曾有居民看见有毒蛇躲在草丛中,
    江沙火车头工业区野草丛生,市议会亦没有派人到来清理,曾有居民看见有毒蛇躲在草丛中,


    江沙火车头工业区共有逾20间住家,居民皆有准时向市议会缴交门牌税,如今面对民生问题,却遭受冷落,滋味难受。

    居民李树振(77岁,巴士司机)对《中国报》说,其住家前的柏路出现两窟窿,曾向江沙市议会反映,却未见派人前来修护,结果被逼自掏腰包,找沙土来填补。

    李树振(右)与萧宝水所指之处的柏油路,之前是大窟窿,是居民找沙土来填补。
    李树振(右)与萧宝水所指之处的柏油路,之前是大窟窿,是居民找沙土来填补。


    他指出,这条柏油路是改朝换代前重铺,如今已经破损不堪,曾经向前市议员黄星光反映,后者也到来拍照及呈报资料;孰知,这项投诉也随着黄星光不获续任,一切也杳无音讯了。

    居民萧宝水(70岁)指出,住家附近野草丛生,市议会亦没有派人到来清理,曾有居民看见有毒蛇躲在草丛中,暗藏杀机,渴望有市议员把问题带上市议会。

    居民谢咏源(江沙斗母宫主席)说,通往他们住家的主要道路,与火车轨道毗邻,该区的排水系统欠佳,逢豪雨必灾,影响交通,希望有关当局重视及解决。

    这条路属于低洼地区,逢豪雨必成灾。
    这条路属于低洼地区,逢豪雨必成灾。


    江沙市议会主席祖卡奈就江沙市议员悬空之事回应说,当局已在积极处理中,希望儘早有人填补这个空缺,以便有人为江沙的居民请命。

    居民擅设栏杆引纠纷

    有居民私建道口栏杆,不给其他居民方便,双方各执一词。

    萧宝水(右起)、李树振及谢咏源联合投诉,指江沙火车站工区其中一条公路,遭居民私建道口栏杆,每天晚上7时至清晨7时,必定放下栏杆,令居民出入不便。
    萧宝水(右起)、李树振及谢咏源联合投诉,指江沙火车站工区其中一条公路,遭居民私建道口栏杆,每天晚上7时至清晨7时,必定放下栏杆,令居民出入不便。


    江沙火车头工业区居民李树振、萧宝水及谢咏源联合投诉说,该区其中一条公路,遭居民私建道口栏杆,每天晚上7时至清晨7时,必定放下栏杆,令居民出出入不便,特别是遇上发生水患时,想使用该道路当替代路,却不得要领。

    他们说,这是政府路,并非屋主的私人路,屋主无权这样做,也曾经向屋主反映,但是屋主坚持不拆,这种情况已维持2年,令居民无可奈何。

    不过,屋主叶久(83岁)却持有个人看法,指建这个道口栏杆的目的,乃要阻止陌生车辆出没,尤其是夜晚时分,以减少该区的窃案发生。

    叶久夫妇向记者展示,道口栏杆是机动性,且并没有上锁,居民在夜晚时段若要使用该路,可以自行开关道口栏杆即可。
    叶久夫妇向记者展示,道口栏杆是机动性,且并没有上锁,居民在夜晚时段若要使用该路,可以自行开关道口栏杆即可。


    他说,未建道口栏杆时,夜晚常有陌生车辆出没,也曾多次到其车房破坏与偷窃。有了这个道口栏杆,情况马上改善了。

    他澄清,并没有阻止居民使用该路的意思,因为这个道口栏杆是机动性的,且并没有上锁。

    居民在夜晚时段若要使用该路,可以自行开关道口栏杆即可。

    叶久:这小段空间,是让摩哆方便出入。
    叶久:这小段空间,是让摩哆方便出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