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塘逢豪雨变水塘 青年昐打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鱼塘逢豪雨变水塘 青年昐打救

    (江沙7日讯)江沙1名年轻机械商购入一废置鱼塘地,本打算饲养河鱼投资,孰知过后才发现,该地附近的排水系统欠佳,导致鱼塘逢豪雨变水塘,政府机构虽曾派员援助,但水患问题始终没解决。



    刘政展当初购买这块土地,想打造成属于家人休閒的小天地,饲养河鱼又可生财。
    刘政展当初购买这块土地,想打造成属于家人休閒的小天地,饲养河鱼又可生财。

    刘政展(34岁)对《中国报》说,过去2年来,这块鱼塘地前后发生逾20次大小水患,淹死家禽,还有鱼的饲料与水泵浸坏,令他损失至少3万令吉。

    雨水来不及从鱼塘旁边的两条山溪排走,大涨溢出,鱼塘变成泽国。
    雨水来不及从鱼塘旁边的两条山溪排走,大涨溢出,鱼塘变成泽国。

    他说,儘管曾获相关政府部门派员挖深小溪河床,他也曾听取政府专员指示,自资更换鱼塘入口的溷凝土排水管,却始终无法改善逢雨必灾的困境,令他烦恼不已。

    刘政展听取土地局城外发展组的意见,自资更换了鱼塘前更大的溷凝土排水管,可是水患依然。
    刘政展听取土地局城外发展组的意见,自资更换了鱼塘前更大的溷凝土排水管,可是水患依然。
    刘政展听取土地局城外发展组的意见,自资更换了鱼塘前更大的溷凝土排水管,可是水患依然。
    刘政展听取土地局城外发展组的意见,自资更换了鱼塘前更大的溷凝土排水管,可是水患依然。

    刘氏披露,他于2017年以18万令吉,在甘榜瑶伦买下这块拥有4个大小废置鱼塘,佔地1英亩的土地,想打造成属于家人休閒的小天地,饲养河鱼又可生财,如今却变成梦魇。

    他指出,经过两个月短暂的“蜜月期”,在他首次下鱼苗的那天,晚上就下起暴风雨,雨水来不及从鱼塘旁边的两条山溪排走,大涨溢出,鱼塘变成泽国,所有鱼苗随着河水冲走,那次损失4000令吉。

    刘政展鱼塘水面上的鱼网设计,也防止水淹鱼塘,鱼儿顺势消失。
    刘政展鱼塘水面上的鱼网设计,也防止水淹鱼塘,鱼儿顺势消失。

    “初始,我还以是两条山溪堵塞,于是动手清理,过后才发现这不是水患肇因,而是鱼塘附近的排水管太小,以致雨水来不及排走。”

    刘政展认为,鱼塘逢雨必灾的原因,是附近这个排水管过窄,导致雨水来不及疏散。
    刘政展认为,鱼塘逢雨必灾的原因,是附近这个排水管过窄,导致雨水来不及疏散。
    刘政展认为,鱼塘逢雨必灾的原因,是附近这个排水管过窄,导致雨水来不及疏散。
    刘政展认为,鱼塘逢雨必灾的原因,是附近这个排水管过窄,导致雨水来不及疏散。

    “我先后向公共工程局、江沙市议会及水利灌溉局反映,后者在巫统江沙区国会议员玛丝杜拉华裔事务官争取下,也有人到来视察,并在第13届大选前派人前来挖深小溪河床,但问题依旧。”

    刘政展说,前阵子也曾到土地局城外发展组反映,后者认为是鱼塘进口的排水管太小,以致雨水来不及排走,可是已经更换了更大的溷凝土排水管,但水患依然。

    若是遇上豪雨,鱼塘入口前的这条排水沟,已被淹没。
    若是遇上豪雨,鱼塘入口前的这条排水沟,已被淹没。

    “近期,我也求助瑶伦村长黄振福及江沙市议员吴锡华,尚在等待正面消息。”

    黄振福:马来村长与土地局商讨

    行动党瑶伦新村村长黄振福说,刘政展确实两次向他反映鱼塘逢雨必灾苦况,且若是政府爱莫能助,就会自资提升排水系统,只是担心修建时造成出入不便,会引起当地马来居民不悦。

    黄振福
    黄振福

    他解释,由于刘氏的鱼塘在瑶伦马来甘榜区,非瑶伦华人新村范畴,所以不在他的管辖权限。儘管如此,他仍旧将刘氏的心声反映给巫统万浓区州议员莫哈末祖莱米。

    黄振福指出,已带领万浓区州议员到场,讲述该鱼塘水患情况与挖掘工作,对方目前也安排当地的马来村长与江沙土地局,就此事进行讨论。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