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毛笔遇上墨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当毛笔遇上墨汁

    (怡保23日讯)“当毛笔与墨汁两者相遇,勾勒出力道相宜的字形,同时也培养个人修养与文化素质,这就是书法的魔力。”



    幼时受到耳目濡染,再加上本身对书法的极大兴趣与天分,怡保书法家庄明松,字御竹,虽生在网络及资讯匮乏的年代,但凭借着刚毅的毅力,自学自研,始掀开其今日在书法界的小名望。

    然而,纵使对书法有着莫大的热爱,庄御竹却在完成中学学业后,因投入社会谋生而与毛笔绝缘20年,直到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得知少时所熟悉的书法前辈皆活跃于书法界,即将其深藏在内心深处对书法的热情重新激出,重投笔墨书画的圈子。

    庄御竹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即场挥毫其擅长的隶书。
    庄御竹接受《中国报》访问时,即场挥毫其擅长的隶书。

    从事贸易业的庄御竹(45岁)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他在小五时,受到也是书法家的叔叔庄喜隆的影响、指点与教导而接触书法并学习楷书,并在初试参赛获得全国优等奖,在受到肯定及鼓励之下,更加深了他对书法的钟爱;直至上了中学,则爱上了隶书。

    他说,当时网络及资讯匮乏,也没有专教导书法的老师,因此当时只能自习自研,到书店购得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字帖学习,并每天花上1小时的时间,在旧报纸上挥笔练字;在中三考取了摩哆执照后,更不惜舟车劳顿从太平骑摩哆到来怡保参加各项书法活动及比赛。

    “当离开校园放下毛笔,直到2014年才重握毛笔挥毫,参与各种书法、挥春活动及比赛时,终重拾内心熟悉的热情,那种感觉难以形容,也惊觉过去20年与书法绝缘实是可惜,如今重投书法界,将会永续保留这股热情,以弥补过去的遗憾。”

    庄御竹:学习书法,必须多看、多听、多写及多问。
    庄御竹:学习书法,必须多看、多听、多写及多问。

    庄御竹说,书法分为多种,计有篆书、隶书、草书、行书、楷书等,皆有着独特的体形及章法,而他特钟爱隶书,主要是因为其字形端正,极具古典美。

    他说,他在升上中学时,并不见校内有人书写隶书,在他带动之下,校内不少同学因此接触及学习隶书。

    “学习书法必须要全心投入及专一,而我对自己有一定的要求,既然钟爱隶书,就必须全心鑽研,待真正完全上手及对隶书有专业的认识后,再学习其他的书法字体,千万不能有一步登天的想法。”

    庄御竹补充,根据资料显示,隶书是汉字中常见的一种庄重的字体,书写效果略微宽扁,横画长而直画短,讲究“蚕头燕尾”、“一波三折”,它起源于秦朝,在东汉时期达到顶峰,书法界有“汉隶唐楷”之称,也有说法称隶书起源于战国时期,其风格也趋多样化,极具艺术欣赏的价值。

    庄御竹于2018年曾赴中国北京,参与书法展览。
    庄御竹于2018年曾赴中国北京,参与书法展览。

    “学习书法或参加书法比赛,应该把参与的过程视为最大的收获,而非结果;一旦视输赢为最终目的,将难以收获学习书法的最大乐趣。”

    庄御竹说,时代进步,父母难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在孩子参与任何比赛时都希望能获奖,但他认为此盲点应修正,因为一旦有输赢的心态,孩子就不会享受参与的过程。

    他说,为了培养3名孩子对书法的兴趣,他在孩子幼时时就让他们观看他挥毫,而孩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拿起毛笔在纸上写字。

    “不过,由于生活忙碌,我至今都未有真正好好培养孩子的书法兴趣,所以今年开始将会调整生活及时间,为孩子制定授课时间表。”

    庄御竹说,许多家长都会经常向他询问是否有开班,但因为工作关系而未能成事,但他最大的心愿,是希望在未来约10年呈半退休时,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以全心投入书法传承工作,及开班授课,为传承中华文化出一份力。

    “学习书法的好处,包括培养耐力和自信心、协调性、提高整体能力、提高个人修养与文化素质、促进生理及心理健康发展;而且在文明社会,在智能手机广泛使用之下,人们大数已不握笔,提笔忘字也是常见的事,因此希望人们尤其家长,更应多鼓励孩子学习书法。”

    庄御竹(右)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书法家于2019年参与怀念先贤郑一峰书法展时,现场挥毫,右2起为书法家李书明及温松钦。
    庄御竹(右)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书法家于2019年参与怀念先贤郑一峰书法展时,现场挥毫,右2起为书法家李书明及温松钦。

    学习书法,必须多看、多听、多写及多问!

    庄御竹说,多看意指多看经典书法如字帖及碑;多听则意为多听听老前辈的经验及分享,不能执意认为自己的作品是最好的;多写,意勤加练习;多问,即为无论前辈或后辈,都应有着不耻下问的态度,多请教及多交流。

    他说,一旦俱备了以上所有条件,在学习书法的道路上,一定会有明显的进步;他虽然日常生活非常忙碌,但在工余时间都会勤加礸研,并且也随身携带临摹。

    当询及涉足书法界以来,他曾得过的无数奖项及荣誉时,庄御竹回应并强调参与比赛及活动,都是抱着享受当中过程的心态,及与志同道合的老朋友一同参加活动,相比之下,不要把输赢看得太重。

    提到所欣赏的书法家时,庄御竹则列出数人包括李瑞清、郑一峰、康有为、彭鸿、萧娴、曹全碑等,因他们的书法作品出神入化、力道相宜,登峰造极,让人有一种越看越美、百看不厌之感。

    为更进一步协助推动国内书法文化,庄御竹目前也担任马来西亚国际现代书画联盟理事、霹雳州书画联盟秘书,并且经常受到华团组织邀请,担任各书法活动挥毫嘉宾及评审。

    为了培养3名孩子对书法的兴趣,庄御竹在孩子幼时时就让他们观看他挥毫,而孩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拿起毛笔在纸上写字,右起为长子庄浩霖、双胞儿子庄煜棋及庄炳棋。
    为了培养3名孩子对书法的兴趣,庄御竹在孩子幼时时就让他们观看他挥毫,而孩子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也拿起毛笔在纸上写字,右起为长子庄浩霖、双胞儿子庄煜棋及庄炳棋。

    庄御竹说,霹州在80年代也出产多名着名书法家,计有叶国日、庄喜隆、邓启平、叶兆熊、赖祥海等等,希望在民间、政府及众书法界老前辈的推动提倡下,本地书法水平能有更好的传承及发展。

    庄御竹说,中国书法流传至今已有5000多年,而老祖宗的毛笔书法更是世界公认的艺术,是中华文化的无价之宝,马来西亚也是中国以外,在保留及提倡书法文化工作方面最完善的国家。

    他说,目前马来西亚的书法文化活动,都是民间单位各自推动,霹州主要是2大组织,即霹雳州书画联盟及怡保书艺协会,在各自为政之下,大力推动州内的书法文化活动。

    “但是,单单靠民间的力量,效果还是较为缓慢的,因此希望政府在这方面应大力支持及配合,例如开设书法班、设立霹雳文化馆、举办书法讲座,并邀请国内海外书法家前来交流等等,以进一步凝聚民间力量,推动中华书法文化。”

    庄御竹也说,为了更深入鑽研书法文化,近年开始与数名志同道合的书法爱好者,每年都结伴前往中国各地进行考察,如文房四宝或各种古迹等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