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公公◢第3篇 拿督公庙 也有乩童起乩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拿督公公◢第3篇 拿督公庙 也有乩童起乩

    (金宝23日讯)被誉为马来神的拿督公,虽然近年来的信徒大部分是非穆斯林的华裔,但有些祭拜仪式仍不离清真祭祀!



    乩童拿着黑旗在问事者头上左右挥舞。
    乩童拿着黑旗在问事者头上左右挥舞。

    部分以拿督公为主神的神庙,并非只供信徒上香供奉水果,也定时有乩童起乩为民问事,甚至供信徒求签指点迷津。

    或许屋外、街边、大树下的红色小神龛仅是香拜水果为祭品,然而,一些作为拿督公信徒的渔民,也会假手於穆斯林宰杀黑羊,来进行拿督公传统的祭拜仪式。

    拿督公的早期缘由与巫裔社会的克莱玛(Keramat)有关,到后来融入了华裔传统,使得祭拜拿督公的方式更华裔化,有些则仍保存有清真祭祀。

    左圖起:1.新兴港巴里文打篮啅公灵簽使用的文字较通俗。2.相传石哪督被封为拿督前是原住民,但其神庙也有簽诗供信徒指点迷津。3.一般神庙的簽诗以观音簽文为普遍。
    左圖起:1.新兴港巴里文打篮啅公灵簽使用的文字较通俗。2.相传石哪督被封为拿督前是原住民,但其神庙也有簽诗供信徒指点迷津。3.一般神庙的簽诗以观音簽文为普遍。

    有者认为克莱玛与膜拜自然物如蚁窝和石头等,甚至相信他是动物的化身如鳄鱼拿督公,或许就此缘由拿督公也具有行业神的神格。

    早前在拉曼大学(优大)主办的史料与田野调查之拿督公研讨会中,共21名学者国内外学者聚集一起,分享对拿督公的研究成果。

    基於拿督公逐渐华裔化,因此一些以拿督公为主神的神庙信徒们,依据农历庆拿督公神诞,至於仪式则因个別拿督公而异。

    时事评论员陈亚才於出席该研讨会时指出,位于巴生的吧生联合庙,於每年农历八月十七、十八和十九庆拿督公诞,而最后一天是盛大的庆典。

    直落公芭的拿督公神诞早期右巫裔穆斯林为代祭者,到后来只代为烹饪清真食物。
    直落公芭的拿督公神诞早期右巫裔穆斯林为代祭者,到后来只代为烹饪清真食物。

    他指最后一天庆典包括大型祭拜、祈求风调雨顺、安排歌台演唱、进行法事及拿督公降乩、宴庆等。联合庙也在当天颁发教育基金与慈善福利金给学校和慈善团体。

    黑羊和鸡肉咖哩由巫裔穆斯林烹饪。
    黑羊和鸡肉咖哩由巫裔穆斯林烹饪。

    陈亚才说,吧生联合庙的乩童於每周五晚9时开始进行问事环节,且具有很大的功德。他於初一十五去观察,旁边很多人协助辅导。

    “信徒的问题很广,包括搬屋入伙的吉日,甚至咨询如何解决孩子害怕上学的情况,前后30人,以华裔和印裔居多。仪式的最后环节是供信徒真字。”

    他说,至於平时拿督公的祭拜,供品包括黄梨、橙、苹果等水果、栳叶、槟榔、酸柑、鲜花、糕点等;信徒可供奉咖啡但不可有酒类。肉类则有鸡肉和羊肉,但不能奉献猪肉。一些信徒供奉时会準备咖哩鸡、炒饭等食物。另外也少不了烧香、点蜡烛和金银纸。

    优大中文系助理教授杜忠全指出,位于槟岛西南区直落公芭的拿督公华裔信徒们,在千禧年前假手於巫裔穆斯林作为代祭者,到对岸的葫芦岛进行祭拜仪式。

    他说,华裔信徒们筹钱请巫裔穆斯林,烹煮黑羊肉和鸡肉咖哩、黄姜和白糯米饭,然后巫裔穆斯林开船把祭品带到葫芦岛祭拜。完成祭拜仪式后,华人则在直落公芭的拿督公神龛上香。

    他解释说,代祭者进行祭拜后,不论有没把祭品吃完都不可带走,必须留在葫芦岛上。直到千禧年,由于该名代祭者年迈逝世后,交由其孩子代祭,而他却把祭品带回直落公芭,并引发一些怪事。

    他说,华裔信徒们咨询清水祖师后才知晓,原来新一代的代祭者把祭品带走,引起葫芦岛的拿督公不高兴。

    在法事进行前,庙祝先点上干纹烟。
    在法事进行前,庙祝先点上干纹烟。

    杜忠全指出,新代祭者从此便不再担任代祭者,而华裔信徒们之后便要求清水祖师的乩童,主导整个祭拜仪式。

    “刚巧我们抵达时,当天的海浪很大不适合出海,因此祭拜仪式只在河口和直落公芭,维持两个地方的祭祀。巫裔穆斯林只代为宰牲和烹饪食物,祭拜仪式仍维持清真食品祭拜拿督公的传统。”

    他说,上述拿督公神诞祭祀於每年农历四月初八进行,只进行半天,主要是祭拜葫芦岛上的拿督公,而信徒们则在直落公芭另设小型拿督公神龛。

    杜忠全研究的另一个海岸拿督公信徒的祭拜仪式,是距离直落公芭约3至4公里的美湖村。

    他说,每年农历五月廿至廿五庆祝拿督邦利马依淡神诞,当中也有宰杀黑羊以烹饪咖哩祭品的环节。

    原来簽诗不仅在唐人拿督公庙寻获,以马来或其他族群缘受奉为的拿督公庙,亦可找到簽诗!

    优大中文系硕士研究生王敏仪指出,拿督公庙的灵簽簽文较为通俗,相信是大马移民社群创作,具有本地化的特色。

    她是比较新兴港巴里文打篮啅公庙灵簽,以及各观音灵簽后,认为观音灵簽偏深奥,多自古代术士创作,也运用很多历史典故或传说故事。

    “新兴港的灵簽有61首,观音灵簽则有100首,两套簽诗具有簽诗和道德教化的功能,但始终有差別,比如在吉兇分类上,篮啅公并没分类,而观音簽诗分成上、中和下簽。”

    她指出,安顺半港保安宫有拿督公簽诗有60首,其主神是马来拿督加拉曼,华人代为打理。

    “雪州士毛月武来岸石哪督则有63首,而该拿督成为拿督公前,相传是1名原住民,生前乐于助人和愿意上山采药为矿工治病。”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