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头条】武术龙狮团体恢复集训 业精於勤练功去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霹雳头条】武术龙狮团体恢复集训 业精於勤练功去



    (视频拍摄:叶维豪)



    (怡保11日讯)行动管制期间武术及龙狮团体近半年没集训,疫情期间只能各自修行,武术及龙狮团体担心团员们会心散,8月起陆续恢复集训。

    随着我国在6月10日落实复苏期管制令,各行各业及各种活动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也都陆续出炉,而霹州内部各武术及龙狮组织也在近期陆续恢复各种练习活动。

    据受访组织向《中国报》透露,虽然现阶段已允许各种运动的练习,惟碍於标准作业程序关系,并非所有的武术及龙狮团体都已开始恢复集训,一些团体因标准作业程序丶学员家长担心等种种原因,暂时还处於观望态度。

    集训中教练能在第一时间纠正学员的错误。(怡保互助社文化体育会)
    集训中教练能在第一时间纠正学员的错误。(怡保互助社文化体育会)

    受访组织也指,所有的集训在这半年都因行动管制令而暂停,最令人担心的还是学员们的习艺的心会否因行动管制缺乏练习而开始变得散漫?

    当中怡保中国精武体育会会长拿督黄保生指出,由於担心学员们因行动管制令而体能退步,该体育会早在今年7月15日起体育运动重新开放后,就已着手处理恢复集训事宜,并在8月15日开始恢复集训。

    精武学员们保持1公尺以上的人身距离,进行武术练习。
    精武学员们保持1公尺以上的人身距离,进行武术练习。

    他坦言说,虽说霹州至今尚未有一个武术及舞狮舞龙的标准作业程序,但体育会参照各运作活动定制了本身一套让学员们在练习时都能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以确保学员们的安全。

    他透露,除了最基本的签到及测量体温,他们也要求学员们分批练习,因此诺大的体育会,同时间练习的员并不多,以确保学员们保持1公尺以上的自身距离,倘若学员们在练习传统套路及竞赛套路时,同场练习人数更会限制在单位数。

    他指出,体育会也在场地旁排好多张椅子,椅子之间都相隔1公尺以上的,让暂时还没练习的学员可坐在这些椅子上静候练习的轮次。

    碍於疫情冲击,霹雳各舞狮活动在行动管制期可说是暂时停顿下来。(档案照)
    碍於疫情冲击,霹雳各舞狮活动在行动管制期可说是暂时停顿下来。(档案照)

    集训才能即时纠正错误

    黄保生也认为,集训对於武术及舞狮舞龙的训练是必不可少的一环,除了因为体育会拥有更广阔场地的完善设施,如地毯等等,确保学员们在练习时不容易受伤,教练也能在第一时间纠正学员的错误。

    他坦言道,习武习艺是需要在漫长的时间内不断练习,而学员们与同伴一同练习,更能有助学员从中不断进步。

    他说,虽然在家也可练习,但在家练习时因缺乏同伴的互动及教练的督促,练习心态难免会比较懒散,这也是该体育会急於在体育运动重新开放后,恢复集训班的原因。

    他说,在行动管制期间,体育会一直有在手机网络等社交软件互相提醒学员们在家练习,包括一些家长也有配合体育会,在孩子练习时协助录制视频,再交由教练指点,但这也只能尽量确保学员不会因长期缺乏联系而退步。

    “而一些如舞龙舞狮等需要多人配合的运动若长期缺乏集训,也恐出现学员脱节及失去默契的情况,到时被迫重新培养默契或另找搭档。”

    受访间,他再三感激学员们及父母们的坚持,在这困难时期依旧能配合该会参与练习,同时也感谢体育会董事及社会热心人士的支持。

    在练习传统套路及竞赛套路时,同场练习人数会更少。
    在练习传统套路及竞赛套路时,同场练习人数会更少。

    ■朱伟鸣(江沙昭惠庙龙狮团教练)

    依靠网络等社交软件与团员保持联系及交流,确保团员不会因缺乏集训而开始松散。

    今年3月起至今龙狮团都没任何集训,但估计会在近期恢复练习,现阶段主要是舞狮舞龙的标准作业程序暂时并不明朗,因此想等有更明确的标准作业程序後才恢复练习。

    期间我们透过手机网络等社交软件互相寒暄,包括分享一下心得等等,让团员们保持对学艺的热忱,不少团员都有陆续问我何时可以恢复集训。

    其实早前在落实复苏期管制令後,我们还曾相约一同回去龙狮团大扫除,顺道也检查龙狮团的器材是否有破损等等。

    ■郑永梁(怡保互助社文化体育会教练)

    由於需顾及人身距离,即使是已恢复集训的龙狮团体,学员也只能进行个别练习,现阶段还不允许进行如多人舞龙或双人舞狮的练习。

    其实舞狮并非像外界所认为的一般,需要二人的互相配合才可练习,其实很多时候,学员们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练习,主要是对自己本身的基本功加以提升,以备在真正二人舞狮时能发挥应有的效果。

    一般上舞狮都只有在需要表演或进行比赛时,才会特别让参与舞狮头及狮尾的学员一同练习,以培养二人之间的默契,因此个别练习其实对於舞狮舞龙的整体练习并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学员们反而可趁此机会练好本身的基本功。

    此外,体育会在8月已恢复武术集训班,但出席的学员比起早前行动管制前来的较少,有的是因为父母不放心,也有的则打算放弃练习了,至於成人班,也有一些因工作关系而暂时没来练习。

    尤其是儿童班的学员,是较需要集训的一群,因一旦他们停止练习一段时间後,就会开始变得懒散,需再花上一段时间重新整顿。

    ■陈才英(怡保中国精武体育会武术组主任)

    刚开始恢复武术集训时,确实发现部分学员们的体能及魄力稍微退步,需花些时间为学员们重新训练。

    其实也不能怪团员,毕竟在家练习的条件并不如这里,练习也可能较为简化,恢复集训後短时间内不可剧烈运动,因此体能及魄力短时间内难以追上。

    此外,我们也需顾及到学员们还需面对考试及之前因行动管制而落下的学业,所以他们这时还来练习,也实不容易。

    至於练习时需遵守的标准作业程序,暂时则无大碍,都会尽量确保学员们互相不会靠得太近,尤其是儿童训练班,在保持人身距离方面则需花费更多精力及精神。

    ■谭伟民(怡保互助社文化体育会会长)

    舞龙舞狮方面,希望尽早能有更明确的标准作业程序,以便各文化活动团体能尽快着手恢复运作事宜,让各舞狮舞龙团体安心恢复集训及出队等活动。

    据我所知,碍於担心触犯法令,暂时大部分的龙狮组织都不敢进行练习及出队,以免被罚款1000令吉。

    每次出队至少12名团员,只赚取约600令吉,但如因此被罚款则是被罚不下1万2000令吉的罚款,基本上可说博不过。

    此外,今年也因疫情关系,各种文化活动都无法如常主办,对各龙狮组织也造成收入影响,因大部分这类组织,皆是依靠龙狮团出队来筹取经费。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