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头条】吴文恭 : 别在看到警察时 才戴口罩!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霹雳头条】吴文恭 : 别在看到警察时 才戴口罩!

    (怡保14日讯)”不要在看到警察时,才戴口罩,毕竟戴口罩是为了自身安全,不是为了应酬警察!”



    霹雳州代总警长拿督吴文恭透露,霹州在遵守行动管制令及配合度曾高达95%,不过,如今民众明显有松懈下来的情况,无论如何,警方毫不松懈,,加紧巡查,预计随着州内确诊人数的增加,警方发出的罚单也随之增加。

    吴文恭也是霹雳州副总警长,他接受《中国报》专访时,提醒民众在抗疫期间要自律丶戴口罩及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此举是避免疫情恶化及做好防范,不是怕接获罚单。

    吴文恭(右起)在拉扎鲁丁见证下,接过霹州副总长职。
    吴文恭(右起)在拉扎鲁丁见证下,接过霹州副总长职。

    他强调,警察不能全天候监督每个人,民众不要在看到警察时,才戴口罩,毕竟戴口罩是为了自身安全。

    他补充,警方每天都发出罚单给没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者,从管制令至10月5日,共发出2742张罚单给违反标准作业程序人士,高峰期每天高达100张,10月4日及5日,也分别发出38张及9张。

    他说,目前警方巡逻车也会通过扩音器,教育及提醒人民要遵寸标准作业程序。

    他指出,行动管制开始时,警方并没类似的处理经验,再加上设备不足,但还是一直在克服所有挑战,与多个部门一同学习和摸索,在战战兢兢下顺利完成任务。

    他说,行动管制初期,民众纷纷为警队送上口罩丶手套丶搓手液等设备,将这些物品送给前线警察,尤其在乡区设置路障的警察,还获得村民提供食物,浓厚的人情味,令人感动。

    此外,他指出,警方在复苏期管制期间,每天派出400至500队员,约1000人监督民众有没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这还不包括警卫局丶卫生局及地方政府职员参与的行动。

    吴文恭指出,霹雳州今年1月至10月5日共接获2592宗,比去年同期的3781宗降低31.45%,破案率更高达72.03%。

    他说,警方高破案率,要归功警察效率高及警民合作;今年接获的暴力及财物罪案分别是606宗及1986宗,去年同期则是1105宗及2676宗,今年罪案率减少主要是行动管制,罪犯无法外出。

    他指出,警方曾估计行动管制后罪案会提升,但根据数据显示,行动管制后,罪案并没有显着的提升,警方排除罪犯没工作才犯罪的可能性。

    他披露,霹州今年1月发生384宗罪案丶2月323宗丶3月304宗,到了4月因行管令下降至169宗,随着行管令逐渐放松,民众再出来活动,5月238宗丶6月253宗丶7月286宗丶8月291宗及9月292宗。

    吴文恭披露,州内高居榜首的罪案仍是偷摩哆,苦口婆心劝民众要锁上摩哆丶附加锁头丶乱泊或没泊在安全地方,以免因粗心大意造成摩哆被偷走。

    他指出,警方也成立特别行动小组展开取缔行动,州内的偷摩哆活动并非属於集团或有组织性,而是飙摩哆族欲取零件替代,有鉴於此,警方在展开取缔飙摩哆行动时,都会检查摩哆有否涉及改装摩哆。

    吴文恭用起重机将一桶桶毒品移上罗厘,以便运往森州销毁。
    吴文恭用起重机将一桶桶毒品移上罗厘,以便运往森州销毁。

    他说,警方除了展开取缔及加强巡逻防范偷摩哆案,也会通过讲座会及防范罪案觉醒活动,教育民众如何保护好自己的财物,希望通过多管齐下降低这类罪案。

    此外,吴文恭被询及社交网站不时有人散播各类罪案的看法时,觉得民众在罪案发生时,要理智看待问题,散播者可能是提醒民众要警愓,但也可能会造成恐慌,毕竟散播的画面并非每天都发生。

    吴文恭说,目前霹州警方每天在州内设有9个路障,全天候展开城墙行动(Ops Benteng)以打击非法移民,这些路障分别在下霹雳2个丶吉辇2个丶宜力1个丶高乌2个以及太平2个。

    他指出,警方从3月至10月5日,共逮捕363名没有证件的非法移民,警方在完成调查后,将这些非法移民遣返回国。

    他披露,丹绒马林及巴里文打也从10月3日再增至2个路障,但这2个都是属於流动性质,在1至2小时就会转换地点。

    吴文恭在记者会展示起获的毒品。
    吴文恭在记者会展示起获的毒品。

    吴文恭透露,在警队生涯最难忘的是年轻在新山服务,将一名在路边遛达的10岁孤儿带返警局。

    他说,将这名孩子带返警局后,花了很长时间去询问及安慰该孩子,最后这名孩子哭着说,亲生父母逝世后,把他交给亲戚领养,但一直被领养的亲戚打,加上不适应新环境,便离家出走

    他坦言了解该孩子心里产生的矛盾,因害怕不想回亲戚家,可是又不知该何去何从,他过后花了很长时间,才说服孩子回家。

    “孩子愿意回家,但也遇到很大的问题,因孩子刚从砂拉越搬到新山的亲戚家,对新山的地理环境并不熟悉,我们花费了一段时间,才将孩子送回家,并与领养孩子者洽谈后才离开。”

    他说,虽然这是很小的事件,但孩子的遭遇,令他倍感心疼。


    33年前一椿“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让吴文恭的警察生涯收获丰厚!

    吴文恭指出,1985年大学毕业后,因国家当时的经济萧条,很难寻找工作,而他在加入警队前,他曾卖过保险,也做过直销及市场调查等,但凡是符合其条件的工作,他都会申请,直至1987年,看到警队招募,便投函申请,结果获得录取。

    1987年警队招募活动,吴文恭投函获录取后进行训练。(受访者提供)
    1987年警队招募活动,吴文恭投函获录取后进行训练。(受访者提供)

    幼年在马六甲长大,福建籍贯,与妻子罗蝶丽育有5名子女的他说,他在育民小学念书,中学在马六甲市公教中学求学,接着在马六甲牙也马朗中学念大学先修班,然後到国民大学攻读统计学。

    吴文恭与妻子罗蝶丽,育有5名子女。
    吴文恭与妻子罗蝶丽,育有5名子女。

    询及孩子是否有受到其影响加入警队时,吴文恭指5名子女都没有兴趣当警察,而是选择在其他领碱工作。

    他指出,今年11月22日是其生日及荣休的日子,原本退休后打算旅行,但因疫情打乱计划,目前退休计划是先休息及陪伴家人。


    吴文恭说,进入警队后,便在重案组服务,在调查绑架丶谋杀丶抢劫及犯罪集团时,经历许多磨练及获益不浅!

    他指出,在重案组的深厚经验,让他调到其他部门后,面对的许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他披露,侦破过许多大案件,如绑架,持枪抢劫等,也经历过警匪驳火案,匪徒最后都被警察歼灭。

    “加入警察,首个服务岗位是在新山服务,1年後调往柔佛州警察总部重案组丶行政组丶商业罪案调查组丶捡控与法律组,1996年调往武吉阿曼警察总部进行研究与策划,几个月後调往吉隆坡警察总部商业罪案调查组,1998年回到国民大学攻读统计学硕士课程。”

    他说,2000年1月调往吉隆坡警察学院,度过12年岁月,先後进行研究工作丶担任讲师,然後到马来亚大学攻读犯罪学,取得另一个硕士学位,接着於2012年调往全国总警长秘书处国际关系组,2度担任主任,并於今年2月26日出任霹雳州副总警长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