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头条】疫情打击 庙宇严守SOP “丐帮”人士也难找吃!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霹雳头条】疫情打击 庙宇严守SOP “丐帮”人士也难找吃!

    独家报导/摄影:赵诗绮
    (怡保26日讯)疫情及有条件管制令(CMCO)下,也导致“丐帮”难找吃!



    一些香客驾车从庙宇出来时,受到“丐帮”蜂湧而上。
    一些香客驾车从庙宇出来时,受到“丐帮”蜂湧而上。

    基於疫情下部分庙宇没有开放,及因一些不“遵守”规则在庙宇一带找吃的“伸手将军”因争先恐后向香客讨红包,更有者讨了又讨,导致一些庙宇住持为免影响香客及违反标準作业程序,而严禁在该处“找吃”。

    《中国报》走访怡保市内部分庙宇及景点区,发现大部分庙宇外已不见往年新年期间“丐帮”云集庙外等候善心人士派发红包的踪影,反显得冷清清。

    各族丐友在庙宇外等候善心人士来临,以期找钱度日。
    各族丐友在庙宇外等候善心人士来临,以期找钱度日。

    当向一些庙宇住持了解情况时,主要是因疫情下,避免影响香客及违反标準作业程序,加上受到一些香客投诉担心感染肺炎等情况而禁乞。

    不过,当中仍一些庙宇让他们在庙外“自由活动”,并没阻止他们向一些香客讨钱。期间有些慈善团体或热心人士不时也会在有关地点派饭盒及红包,让他们温饱。

    善心人士下车并与丐友保持距离下,派发红包给他们。
    善心人士下车并与丐友保持距离下,派发红包给他们。


    行乞者皆有戴上口罩,大多数是年长者,皆来自不同背景及具有不同人生经历与故事,当中有者是因患病、行动不便、生活困苦、有者因疫情下遭老板解雇没工作而走上这条路,也有者因遭孩子遗弃,有的则因爱自由,瞒著孩子出外“行乞”打发日子。

    一些“代表”拿到善心人士给的现钞,由丐帮“负责人”公平分配给丐友。
    一些“代表”拿到善心人士给的现钞,由丐帮“负责人”公平分配给丐友。

    一些在坝罗古庙外找吃的“伸手将军”中,包括各族人士,当他们看到香客从庙里出来时,都会趋前伸手讨红包,有者乐于派发,有的则交现钞由丐帮“负责人”公平分派给丐友,但也有一些香客回避。

    受访丐帮皆不愿具名,他们坦诚在行动管制令期间难于找吃,很多庙都没开放,有的也严禁他们在该处乞讨。

    一些贫困者骑着破烂脚车除了收集再循环用品度日,也到庙宇外找吃,以增加生活收入。
    一些贫困者骑着破烂脚车除了收集再循环用品度日,也到庙宇外找吃,以增加生活收入。

    ■罗★馨(坝罗水月宫负责人)
    往年新年期间都会有逾40名贫困者在本庙外向香客讨红包;基於接获一些香客及有人在网上投诉,指一些“丐友”在讨红包时对香客造成困扰,更担心会对香客轿车造成破坏等,加上为免违反标準作业程序,故此决定于初四后便禁止“丐帮”向香客讨钱,也拒绝一些慈善团体在此处派发物质或饭盒,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问题。

    ■朱允楠(怡保斗母宫总务)
    往年除了九皇爷期间,一般都会有逾50名丐帮在前面向香客讨钱,而新年期间则没有,尤其是目前政府对庙宇实施的条例,更须谨慎处理,为免触反标準作业程序,故此也会关注丐友在庙里向香客讨红包的问题。

    ■大审(60余岁,前茶室捧餐员工)
    我早年是会计书记,一直来都是单身,如今无儿女,仅能靠自己,早前仍可在一茶室捧餐谋生,但自去年6月期间因政府落实的行动管制令,令茶室的生意下跌而遭老板解雇。

    为了生活,於数月前我也加入了“丐 帮”行例,希望能找到生活费。

    ■不愿具名的老婆婆(82岁,清洁工人)
    我有3名子女及8名孙儿,当中也有3名孙儿读大学了,虽然他们也会给我一些生活费,但我爱自由,不愿一人在呆在家,故此约4年前便在各庙宇向人讨钱,新年期间两三天内便可讨得两三百令吉。

    每次出外讨钱让孩子知道了都会被骂,但我觉得能与一班丐友一起找吃,更有乐趣。

    ■不愿具名的老婆婆(70岁,洗碗工人)
    为了生活,我还会到茶室做洗杯的工作,1小时艰7令吉,有时一天做10个小时,就可赚70令吉。

    基於新年期间,我便暂时“休息”,到庙宇向人讨红包钱,若运气好的话,半天会讨到50至60令吉,以赚取生活费。

    有时也会获得善心人士提供饭盒,即如那天就有善心人士提供美味饭盒,让我吃得好开心。

    ■ 不愿具名的大叔(70岁,前罗厘跟车员)
    我早年做过很多工作,也曾是罗厘跟车员,我退休后,因一次发生车祸造成腿伤,孩子各有家庭负担,我唯有到庙宇向香客讨取生活费。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