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头条】 集装箱短缺 货运成本飙 价高者得 出口商慌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霹雳头条】 集装箱短缺 货运成本飙 价高者得 出口商慌

    (怡保25日讯)随着集装箱短缺,导致进口及出口货运成本飙升至50%至200%,让我国一众出口商疲于应对。



    新冠肺炎疫情令世界各国出口疲软,港口检疫严谨、无法正常运作,集装箱滞留入口国无法及时回收,而且中国出口进入正轨需要大量集装箱等因素,以致我国出口商面对集装箱(货柜)严重短缺情况,也间接导致进口及出口货运成本,飙升至逾50%至200%之间。

    集装箱多滞留在出口国无法及时取回,以致本地出口商缺乏集装箱供装运货物。
    集装箱多滞留在出口国无法及时取回,以致本地出口商缺乏集装箱供装运货物。

    据了解,由于全球集装箱流转速度不断下降,以致集装箱分布严重失衡,当中国疫情受控,生产与出口恢复如常下,当地就面临集装箱严缺,中国的船务公司就在卸货东南亚国家后,顺道取回空置集装箱回国待价而沽,让可付高运费的出口商能顺利出口,才导致许多出口商面对“一柜难求”窘境。

    在“一柜难求” 之下,各造竞相以高价取得出口船期,以致进出口货运成本飙升。
    在“一柜难求” 之下,各造竞相以高价取得出口船期,以致进出口货运成本飙升。

    出口商面对缺集装箱、运费起价及无法获得准确船期下,令他们货物运至港口无法获船期准时出口,导致出口延期问题频频发生。

    黄敬镪
    黄敬镪


    万国通船务运输报关行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敬镪指出,目前中国大量需要集装箱,以致向东南亚一些国家卸货后,从港运码头取回空置集装箱回国备用。

    他受询时向《中国报》说,中国大量需求集装箱,主要是运到如美国及欧洲,一部分出口到美国及印度的货物,经当地政府严格管制及检疫,导致货柜无法按时返回国家提货,原有集装箱因检疫手续未完成,就滞留码头,以致向东南亚国家取回一部分空的集装箱备用。

    “当各造同时急用集装箱出口及数目有限下,船务公司就让出价高者获得船期出口,以致运费飙高50至200%,无法付高昂船费的出口商的货物,就须等下一趟船期或滞留在港口无法上船,以致巴生港口货柜堆积如山,很多时候从中国出口货轮载满后,就不进入东南亚港口,直航至其他国家,也令出口期一再拖延。”

    ■林翠媚(报关行董事)
    除了众所周知的集装箱严重缺乏,船务公司在安排船期也优先考量能付高昂船费的商家,让他们顺利出口。

    例如过去一个40尺集装箱,运往英国费用为每个2000至3000美元,如今因供不应求,每个甚至高达1万美元,不过需视乎地点、装运物品及箱子类型而定,但普遍都高出以往价位,增幅50至200%不等。

    颜德光
    颜德光

    ■拿督颜德光(大马制造厂商总会副总会长)
    会员有反映指集装箱严缺问题,但这是全球性问题,也无人能控制,所以吁请政府正视及协助解决,出口商及厂商也应有所警觉此问题的严重性,采取应对策略确保获得货柜及船期。

    此外,也希望交通部及港务局等相关单位与船务公司协调,甚至引进更多船运服务,让船务公司有更多选择,并希望财政部及国际贸工部提供更多税务奖掖,如回扣、双重税收降减及提供市场发展基金计划,暂缓和出口商的物流成本负担。

    高利发
    高利发

    ■拿督高利发(波赖石厂董事经理)
    由于与出口国签署协定后,却因集装箱严缺,船务公司也让付出高价的出口商获得船期出口,我的碳酸钙(Calcium carbonate)也延期出口至孟加拉及印度等国,因此少了20%订单。

    碳酸钙出口商因与出口国签署协定,在面对“一柜难求”窘境下,被迫付高船运费才能出口至他国,无形中加重营运成本,生意也下降了20%。
    碳酸钙出口商因与出口国签署协定,在面对“一柜难求”窘境下,被迫付高船运费才能出口至他国,无形中加重营运成本,生意也下降了20%。


    过去每个集装货柜船运是200至400美元(约800至1600令吉),如今缺乏集装箱,以致船运费飙至1000至1400美元(约4000令吉至5600令吉),因彼此有书面协议,若运费增加,根本无利可图,而且未必有准确船期,若其他出口商付高价,就优先考虑,以致许多时候等船期致延误了准时抵达出口国。

    为免因延期交货,所以都会在船费不太贵下,尽早订期出口,甚至为了准时抵达出口国港口而被迫付更高的船费。

    进口的包装原料也因面对相同问题,被迫以高成本购入,无形中整体生产成本也随之增加。

    蔡承易
    蔡承易



    ■拿督蔡承易(科梵制镜厂有限公司董事经理)
    据闻除了船运费因集装箱严缺,船务公司只让能够付起高昂费用的商家出口,因此令运费每周不断调整,都处在高企不下。

    以出口越南为例,每个出口货柜由40美元增至400美元,黎巴嫩由1800美元飙至4200美元,澳洲由700美元飙至2600美元,增幅介于50至200%。

    森美兰州的厂房,每月平均有120至150个集装箱产品出口至欧美及世界各地,因运费太高,都早预订船期或设法通过各种方式获取船期,尽快将货物运上船,唯近期都因为货柜不足,船期都不断展延,以致迟了10至21天不等才抵达出口国的港口。

    据了解,原本每周30趟船期,因疫情令出口减少,也减至18趟,令商家竞相预订船位,以致有能力付船费者可获得船期,所以促成船期令到出口日期一拖再拖。

    张荣权
    张荣权


    ■张荣权(金瓦(马)有限公司董事经理)

    由于出口成品都以锌铁为主,但是进口的锌铁原料因检疫手续未办妥,货物仍滞留在巴生港口,以致无法获原料制造成品供出口,进口及出口都无法办到。

    况且世界各地也面对集装箱缺乏,迄今都无法有成品出口,甚至连本地产品供应也困难,暂时无原料供生产。

    黄国坤
    黄国坤


    ■黄国坤(家具商)
    过去每月至少有2个货柜家具出口至其他国家,但因为有2间船务公司提供船运服务,所以出口前都会先查探清楚运费后,与客户沟通,对方答应才出口。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