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警索贿变“抢钱”?! 事主包包直接拿走现金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恶警索贿变“抢钱”?! 事主包包直接拿走现金

    (怡保22日讯)索贿变“抢钱”!

    华裔海鲜小贩遭4名警员拦截检查,他随后被指手机内有购买万字信息,警员两度向他索贿不果,竟直接从事主包包内取走250令吉现金,行径猖狂。



    刘国南(左起)和王春民在袁展豪陪同下,示范有关警员,如何从其斜肩包取走里面的现金。
    刘国南(左起)和王春民在袁展豪陪同下,示范有关警员,如何从其斜肩包取走里面的现金。


    来自霹州和丰的售卖海鲜小贩王春民(25岁),是于周四(21日)清晨4时,前往拱桥向批发商取货后,在回程路上遭警员拦截检查,他被要求交出手机、大马卡、驾驶执照及斜肩包。

    其中1名警员在检查其手机后,指手机内拥有购买万字信息,因此事主需被带返怡保警局调查。

    他今午在马华霹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及副主任袁展豪陪同下,在霹州马华总部召开记者会说,其中一名警员直接驾驶他的轿车,并在前往怡保的路途中,两度要求他付钱了事,付款金额从1000令吉打折至600令吉,唯他皆以没有钱为由拒付。

    “当时他要求我给1000令吉了事,但我没有如此多钱,他打了一通电话,并称呼对方为tuan,接着指可给我打折,只需给600令吉。”

    他指根本没有如此多钱,该名警员随即折返回事发现场,直接从斜肩包包内取走250令吉,并叫他离开现场。

    他说,事发时,他曾要求取回电话,以致电求助,但都被拒绝。

    “当时4名警员身穿制服,还有荧光衣,因此无法看到他们的名字或编号,但我对取钱的警员印象深刻,再见到对方,一定会认得他。”

    他说,他自1月起成为售卖海鲜小贩,3个月来多次前往不同地区取货,期间也曾遇上警员设路障,但并没发生不愉快事件。

    另外,怡保警区主任莫哈末阿里助理总监较后证实拱桥警局有接获相关投报,并指调查在进行中。

    报案后
    王春民接多通无来电显示电话

    王春民在报案后,竟开始接到多通无来电显示的电话,让他感到不安。

    王春民说,事发后他如常返回和丰工作,只是越想越不妥当,便咨询朋友的意见,并在朋友介绍下,联络上刘国南。

    他在刘国南陪同下,于周四晚上9时许前往拱桥警局报案,由于时候不早,便向警方要求在周五(22日)下午,才与查案官会面,岂料返家后,开始接获多通无来电显示的电话。

    “我曾接过一通有来电显示的电话,对方直接问我周四所发生的事情,但我只是告知对方,我将会亲自与查案官会面。”

    另外,他透露,警员所指违法的买万字信息,是其朋友或亲戚借用他手机买万字时留下的,且该信息是在2018年初收到。

    “唯该名警员不接受我的解释,强调手机属于我,因此手机信息也是我的。”

    质疑警方设路障
    为何没SOP

    马华霹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质疑警方开设路障拦截时,没有一定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在一定的距离置放告示牌及警示灯。

    他认为,警方不可随便停头警车或交警摩哆及三五成群的约在路旁便展开截停或取缔行动。

    他说,即使该名警员要带事主去警察局,也应该带去不到1公里距离的拱桥警局,而非怡保警察总部。

    “当时警方更不应该没收事主的手机,因为事主绝对有权打电话给家人及朋友,同时,当时警方并没有告知事主是被逮捕或协助调查,只说要载事主去警察总部,此举已经严重滥权,并企图要事主在害怕及无助的情况下,乖乖就范答应其提出的要求。”

    他说,该名警员在得不到要求的钱后,最终以“抢”的方式,拿走事主数百令吉,此举如同流氓作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