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大封锁◢ 1个面摊养5个家庭 生意难做 还是要照开!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全国大封锁◢ 1个面摊养5个家庭 生意难做 还是要照开!

    (怡保10日讯)“一个面摊养5个家庭,即使生意不理想,但生活要继续,我们仍然会开业!”



    随着新一轮的行动管制令因疫情攀升而落实,茶餐业再度回到只能打包或外卖,不准堂食的营业状况,茶餐业备受冲击,生意无不大受影响。

    全国大封锁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也规定了非必需的经济和服务领域不准开业,导致一些以市区及商业区生意为主的茶餐业者,选择暂时休业,待经济及疫情好转再拼。

    过往交通车水马龙的休罗街,周三(9日)早晨的街道显得冷清,一排商店仅休罗街客家面开业。
    过往交通车水马龙的休罗街,周三(9日)早晨的街道显得冷清,一排商店仅休罗街客家面开业。

    这一情况也导致怡保市区内部分商业街出现整条街道空荡,仅有一家茶餐店伶仃开业的“独市”情景。

    《中国报》今日走访市区内数家在这一情景下依旧如常营业的茶餐业,当中坐落于怡保休罗街的老字号休罗街客家面第2代撑舵人胡振华受访时指出,莫看小这一小小的客家面摊,却是5个家庭赖以为生的主要收入来源,因他早在多年前已把面摊全面交由5名孩子作为第3代接班人共同经营。

    顾客点餐后,在旁等候打包。
    顾客点餐后,在旁等候打包。

    该客家面摊也是市区内少数的著名老字号,他透露,早前还没爆发疫情前,生意向来门庭若市,因此整个家族共同经营。

    “随着疫情爆发及全国大封锁的落实,生意一直下跌,5户家庭的日常生活开支依旧还需支付;为了生活,即使部分茶餐业者选择暂时休业,我们仍然会选择开业,避免陷入手停口停的窘境。”

    休罗街客家面第二代撑舵人胡振华。
    休罗街客家面第二代撑舵人胡振华。

    他指出,茶餐业的营运成本,如店铺摊位的租金、食材购买等等,对茶餐​​业者来说是不得不考虑的一笔开支。

    “一来租金照付,也担心食材变得不新鲜,在众多因素的考虑下,继续开业是最好选择,能做1单是1单,但现阶段会控制成本,除了减少入货,早前聘请的3名帮工,现只留下1人协助清洗工作。”

    诺大的商业街街道空荡,仅有一家国泰茶室伶仃开业。
    诺大的商业街街道空荡,仅有一家国泰茶室伶仃开业。

    ■叻哥(国泰茶餐室东主兼职午市煮炒)
    午市煮炒生意最难做,行动管制令初期曾经试过有一天只做了30令吉的生意,庆幸后来生意稍微有好转,配合茶水生意,还能帮补一点店租及水电费。

    早市主要是卖茶水,煮炒则注重在午市,但自怡保于5月中落实强化管制令(EMCO)后至6月落实全国大封锁,上班族客源大减及没有住宅区客源,仅能靠少数的上班族及熟客生意支撑。

    生意确实不理想,但我清楚没做就等于零收入,所以仍然会选择开店,赚大钱就先别想了,但最低限度不至于零收入,而且留在家中也无所事事,开店至少能博一博。

    叻哥坦言,每日准备的少量食材,如不幸运的时候,也会可能会卖不完。
    叻哥坦言,每日准备的少量食材,如不幸运的时候,也会可能会卖不完。

    每日只会准备少量食材,如遇到不幸运的时候,也可能会卖不完。

    其实除了生意大跌,食材成本日益高涨,也是这几年茶餐业面对的问题,之前13令吉1桶食油,现在不知不觉已经卖到近30令吉。

    现阶段的顾客不多,少量购买食材,也难以用优惠的批发价购买,无形中增加了营运成本。

    泰茶室唯一的帮工佳哥,在等候顾客光顾的闲暇时间,以阅报打发时间。
    泰茶室唯一的帮工佳哥,在等候顾客光顾的闲暇时间,以阅报打发时间。
    现阶段的茶餐业只能打包或外卖,不准任何形式的堂食。
    现阶段的茶餐业只能打包或外卖,不准任何形式的堂食。

    ■黄远进(嘉宾茶室东主)
    市区营业较缺住宅区客户,只能配合外卖平台去吸引外卖生意,否则单靠门市打包是难以支撑。

    外卖平台竞争激烈,需时时配合外卖平台提供各种优惠,才能突围而出,否则未必看到效果,导致实际利润不大,但确实能帮补店铺的营业额。

    门市打包还是有的,但相比早前已大为减少,除了一般民众因行动管制令而减少到市区,附近一带的商店及办事处大多不能开业,导致上班族的生意也少了。

    黄远进(嘉宾茶室东主)
    黄远进(嘉宾茶室东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