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乐咖》第1期 双怡杖海域得天独厚 渔民专捕峇拉煎虾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玩乐咖》第1期 双怡杖海域得天独厚 渔民专捕峇拉煎虾

    (双怡杖9日讯)霹雳州百年渔村双怡杖,与国内其他渔村不同,这里绝大部分“渔民”其实并不捕鱼,而是专捕捞全国只有该区海域出产的“峇拉煎虾”,更一度深受中国市场欢迎。



    双怡杖村长兼新民华小董事长王雅霖告诉《中国报》,该村有座蓝啅公庙,牌匾写着民国六年,而该庙更早时已存在,显示该村已有百余年历史,村民迄今保持传统朴素的生活模式。

    他说,全马只有很少海域生产这种细幼的“卧虾”(Udang Baring),主要是该村岸外海域,另有附近的大港、适耕庄及丹绒加弄,但仍以该村占主要产量。

    蔡耀梁(右)在王雅霖(左起)、曾国贵与林国安带领与陪同下,到海上实地采访与拍摄渔民如何捕捞峇拉煎虾。
    蔡耀梁(右)在王雅霖(左起)、曾国贵与林国安带领与陪同下,到海上实地采访与拍摄渔民如何捕捞峇拉煎虾。

    “基于卧虾是制作峇拉煎的主要食材,坊间也叫这种虾为峇拉煎虾。古早时深受友族喜爱,后来更是国民都喜爱的食材,更外销到泰国。尤其近年来更有中国资方到来设厂,一度深受中国市场欢迎,但在疫情期则无奈暂停。”

    配合《中国报》新推介《玩乐咖》单元,王雅霖也安排船主林国安,让本报安顺办事处高级记者蔡耀梁与录影师王俊伟,到海上实地采访与拍摄,当地渔民如何捕捞峇拉煎虾。

    出海当天清晨更下着雨,但渔民也仅待雨稍歇就纷纷冒雨出海,数十艘渔船结群出发,到5海里外的海域捕捞峇拉煎虾。

    林国安(左起)、王雅霖与蔡耀梁,共同展示新鲜的峇拉煎虾,这带有一股清香。
    林国安(左起)、王雅霖与蔡耀梁,共同展示新鲜的峇拉煎虾,这带有一股清香。
    渔民难得遇上丰收,捞起满满的峇拉煎虾;左起林国安与王雅霖。
    渔民难得遇上丰收,捞起满满的峇拉煎虾;左起林国安与王雅霖。

    渔民在适当海域下网,并持续航行约一小时,即可拉上鱼网。出海当天遇到久违丰收,一次下网能有约800公斤峇拉煎虾收获。

    渔民捕捞上来后,需挑出少数混在其中的鱼与大虾。清理后,又再度下网捕捞,一天可捕捞2到5次。出海当天,基于天气则只下网2次,当天收获属良好,让渔民带着微笑归港。

    渔民捕捞峇拉煎虾上来后,需挑出少数混在其中的鱼与大虾。
    渔民捕捞峇拉煎虾上来后,需挑出少数混在其中的鱼与大虾。
    专捕峇拉煎虾的渔民曾遇过“两劫”,所幸政府当局额外开恩,让他们维持传统方式运作。
    专捕峇拉煎虾的渔民曾遇过“两劫”,所幸政府当局额外开恩,让他们维持传统方式运作。

    王雅霖说,专捕峇拉煎虾的渔民曾遇过“两劫”,其一是政府规定使用38厘米的渔网,其二是必须去到8海里作业,若这都落实,则峇拉煎虾作业势必大受打击。

    他说,2007年政府规定所有渔民必须使用38厘米网尾捕鱼,但峇拉煎虾与正常鱼虾不同,这种虾天生细幼,并非虾苗,因此38厘米网尾根本无法捕捞。

    “所幸当时任农长的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允许该村渔民继续使用12厘米的网尾。”

    渔民使用卫星导航与简易联络设备,与海上同伴沟通及寻找虾群。
    渔民使用卫星导航与简易联络设备,与海上同伴沟通及寻找虾群。

    另外,在2016年政府规定B型渔船,必须到8海里外作业,但是峇拉煎虾属浮游生物,只在较浅海的5海里范围出现,去到较深海域则几乎不见踪影。

    王雅霖说,经过当时的霹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与渔业总监沙尼,特地与渔民出海到8海里观察,见证该区确实没有峇拉煎虾,后来渔业局同意修改条例,额外允许只限捕捞峇拉煎虾者可在5海里处作业。

    “感谢马汉顺当时协助渔民,甚至愿意一起出海实地了解。”

    双怡杖渔村已有百余年历史,村民迄今保持传统朴素的生活模式。
    双怡杖渔村已有百余年历史,村民迄今保持传统朴素的生活模式。

    ■船主林国安

    从事捕捞峇拉煎虾已有10多年,这里的海域是国内最主要生产峇拉煎虾的海域,其他海域则很少。这些峇拉煎虾可以制作国民爱吃的峇拉煎,也可制作一种咸虾浆(Cincalok),深受各族人民喜爱。

    也包括外销半制成品到泰国,受到当地民众喜爱。前几年,也有中国资方到来设厂,以烘焙的方式处理峇拉煎虾,相信是做为当地的食材使用,销量很好。但受疫情影响,该厂已暂停运作。

    渔民在适当海域下网,并持续航行约一小时,即可拉上鱼网。
    渔民在适当海域下网,并持续航行约一小时,即可拉上鱼网。

    ■渔民曾国贵

    渔民都是靠海及看天吃饭,一般来说农历八月与九月较丰收,其他时期则要看潮水与运气,因此渔民的收入并不稳定。尤其受到疫情影响,市场尤其饮食业受到打击,渔民的海产品也销量大跌,收入大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