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睡不好困扰 喷漆老板家中上吊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一直睡不好困扰 喷漆老板家中上吊

    独家报导:梁展维



    (江沙20日讯)华裔独居汽车喷漆老板一整天未见上班,加上手机未接听,友人们担心他有不测,昨晚破门而入,才發现他吊毙在2楼店屋的楼梯处。

    死者生前有向友人伸诉,过去数个多月来,一直睡不好,每天仅睡一至两小时,朋友们怀疑死者患上忧郁症。

    死者被發现时,是整个人呈“跪地”状态,毙命在楼梯处,颈项有一条尼隆绳;初步怀疑他是把尼龙绳套在颈部,再踩上沙發,从2楼往楼梯跳下所致。

    曾申诉面对睡不好问题的华裔独居汽车喷漆老板,被友人发现吊毙在店屋的楼梯处。
    曾申诉面对睡不好问题的华裔独居汽车喷漆老板,被友人发现吊毙在店屋的楼梯处。

    这起吊毙案件,昨晚7时15分在江沙罗律乌玛药房隔壁的一间店屋被揭發,尸体已被警方送往江沙医院太平间解剖。

    死者郭建平(59岁)外号“四眼仔”,生前在江沙古德士油站附近,从事喷漆事业。据悉,其太太与20馀岁的独子目前在吉隆坡生活。

    揭發这起吊毙案的目击者张国忠(35岁,汽车烧焊和打磨技工)对《中国报》记者说,死者是其“职场邻居”,平日他打好汽车的“麻咭”后,就会交给郭建平喷漆。

    他指出,昨日上午發现郭建平没有到厂,以为他不舒服,在家休息。

    死者生前的生活照
    死者生前的生活照

    “直到下午5时许,接到郭建平的伙记及儿子来电,指他一直没有接听电话,担心会有不测,希望我上门了解情况。”

    “我与友人抵达死者住家楼下后,叫门无人回应,于是叫人破门而入,一打开大门,就看见他吊死在楼梯处,便立即报警。”

    他指出,建平没有财务问题,也没有感情问题,只不过曾伸诉,一直睡不好,每天仅睡1至2个小时而已,非常痛苦。友人怀疑这是忧郁症的其中一种,曾劝告他求诊。

    他说,建平不曾透露会自寻短见,甚至在星期天下午1时,还有微信联繫他,交流有关防疫指南的进展。

    目击者张国忠
    目击者张国忠

    ‘四眼仔’跪在店屋楼梯处

    “当我打开门时,看见‘四眼仔’跪在店屋的楼梯处,还以为他只是身体不适晕倒,根本没有想到他已经吊毙,直到其他友人提醒,發现颈部有一条尼龙绳缠着,才惊觉事态严重!”

    揭發命案的张国忠指出,“四眼仔”郭建平向来给朋友的印象是胆小怕事型,从来没有想过“四眼仔”会有勇气走上绝路,所以当下从来没有想过“四眼仔”,会以这种方式了结生命。

    他说,当友人再摸“四眼仔”的身体时,已呈冷冻,确定已经气绝多时。

    目击者张国忠与警员到死者汽车查找。
    目击者张国忠与警员到死者汽车查找。

    若有一天不接电话便出事了

    “‘四眼仔’曾多次开玩笑说过,若是有一天發现不再接听电话,就表示他已经在家出事,记得要上门救他!”

    张国忠披露,四眼仔曾多次这样向他开玩笑,竟没想到一语成籤,且再也救不到他,真叫人唏嘘。

    另一方面,邻居披露“四眼仔”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会到店屋附近拿督公祭拜,然后才出门工作或是买菜,这是他的生活习惯。

    邻居指出,星期天(18日)中午还有看见“四眼仔”下楼,跟友人谈论喷漆话题,根本不像闷闷不乐或是心情不好。

    “四眼仔”生前为人节检
    郭建平的友人们透露,“四眼仔”生前为人节检,省下的钱每个月都会汇2000令吉给太太及儿子当家用。

    他们说,儘管如此,但是钱包从来不会缺钱,身上随时都能拿出1000令吉现钞,伙记支粮从来不曾失望过。所以,友人也排除他涉及财务困难的可能性。

    邻居们指出,很多时候要花钱时,“四眼仔”都会嫌贵放弃,所以全部朋友都知道他很节检。

    邻居们透露,“四眼仔”平日捨不得吃好,为了省钱,只是买些简单的菜自己煮,随便吃就算了。

    家属重返现场寻获钱包
    事發后,由于一直没有發现死者的钱包,一度令友人怀疑这起命案会否涉及他杀的可能,惟家属週二下午重返现场收拾时,找到死者重要证件后,疑团不攻自破。

    原来,郭建平生前在近月来并没有使用钱包,其重要文件,如大马卡及驾照等连同金钱放在屋内另一处,才会引發误会。

    友人早前分析说,他们会这样想,首先,死者是跪着的姿态吊死在店屋楼梯,实为罕见,也不符逻辑;其次是钱包一直下落不明。

    他们指週一晚在现场时,没有發现其钱包,甚至还有陪警员到死者的轿车寻找,仍旧一无所获。

    友人说,也许郭建平的钱包藏在某处,暂未發现;但若是钱包不翼而飞,就显示此案不简单,希望警方查个水落石出。

    另外,死者尸体待剖,警方已向家属录取口供,初步调查显示,这起命案不含刑事成分。

    永远等不到第1剂疫苗接种

    郭建平永远等不到第1剂疫苗接种了!

    死者太太週二(20日)重返现场收拾后受询指出,丈夫的死讯对她与孩子彷如晴天霹雳,因为丈夫完全没有露出一点端倪,或是为自寻短见留下遗书或讯息。

    她说,家人实在想不出郭建平为何会出此下策,毕竟一切都毫无预兆,况且他还有接种预约在身。

    她指出,虽然他们与丈夫分隔两地,但不时都还会通电话,建平之前一切如常,没有不妥。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10天前,因为建平的疫苗接种预约,全靠儿子帮助完成。”

    “10天前,曾陪建平到江沙疫苗接种中心接种第1剂疫苗,无奈建平当天身体不适,被迫向疫苗中心重新预约,等待新的接种日期通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