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甦计划第2阶段◢ 停业停课闲置在家 不如到疫苗中心做义工!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復甦计划第2阶段◢ 停业停课闲置在家 不如到疫苗中心做义工!

    (怡保22日讯)让生活更有意义!

    疫情影响各行各业,一些商家和大学生,也因此面对停业停课而待在家中,为了不让时间白白流逝,他们决定为前线人员贡献一份力,前往疫苗接种中心充当义工,让生活变得既充实,也别具意义。

    《中国报》访问部分义工时,其中更有大学生是处于“半工读”状态,除了在学校透过线上上课外,一有空档就会前往接种中心协助,过程中有汗水,也有心酸的时刻,但也让他们累积了不少生活体验。

    有者告知,为了在“得来速”疫苗接种站服务,也自备脚车在各站走动,以便更有效率的为有需要者提供援助。



    一些商家和大学生,也因停业停课待在家中,为了不让时间白白流逝,他们决定为前线人员贡献一份力,前往疫苗接种中心充当义工,让生活变得既充实和有意义。
    一些商家和大学生,也因停业停课待在家中,为了不让时间白白流逝,他们决定为前线人员贡献一份力,前往疫苗接种中心充当义工,让生活变得既充实和有意义。


    原本在澳洲留学的江紫晴(21岁),在去年我国落实行动管制令前,当时澳洲的情况比马来西亚还要严重,一度出现抢粮的情况,因此家人十分担心,并要她先回来马来西亚。

    “原以为只是回来2个星期,没想到如今因疫情影响,我已待在马来西亚接近2年的时间。”

    江紫晴受访时说,她在澳洲修读经济与金融课程,课程为期3年,但早前只在澳洲完成1年课程,目前是透过线上上课。

    原本在澳洲留学的江紫晴(右)因疫情返马,并趁着有空档时到疫苗中心协助,让她有了不一样的生活体验。
    原本在澳洲留学的江紫晴(右)因疫情返马,并趁着有空档时到疫苗中心协助,让她有了不一样的生活体验。

    她说,由于认识一些义工朋友,得知疫苗接种中心缺乏义工,便告知父母想加入义工行列,并跟他们讲解会面对的风险。

    “父母起初是很担心的,爸爸也在带外婆前来接种时,了解疫苗中心的情况,随后才放心及支持我做义工。”

    江紫晴说,以往,她不曾与3大种族在同一个环境工作和相处,而在做义工的2个多星期以来,她见识也学习到许多新事物,让她感到自己成长了不少。

    “我曾和一些前来接种的公公、婆婆聊天,其中一些为独居长者在无人陪伴下,独自一人前来接种;有者更因无交通,需自己骑半个小时脚车,前来接种。”

    她说,一些长者本身已属贫困,加上不懂得搭巴士前来接种中心,需再花钱乘搭德士到来,种种情况都让人感到鼻酸。

    大学生“半工读”做义工

    江紫晴披露,她目前可说是“半工读”,即在家中透过线上上学,一有空档即前往疫苗接种中心帮忙。

    她说,她原本在澳洲深造3年,唯因疫情而于去年返马,随后在家中透过线上的方式,继续深造。

    她披露,做义工并不感到疲累,中心内的工作人员有跟她讲解说,若感到疲累就必须要休息,避免影响自己的健康,因此偶尔她会在家休息,若有空档,再前往协助。

    在疫苗接种中心充当义工的日子中,江紫晴学习了许多事物,中心内的工作人员皆很友善,让她感到开心。

    “不论我在哪一个疫苗接种站协助,该处的工作人员都会抽空教导我新的事物,如他们会跟我讲解什么个案不能接种等,让我获益良多。”

    ■李仕豪(行政管理公司执行员)
    公司早前因行动管制令影响,无法运作,因此有空档时间前往疫苗接种中心协助,加上自己之前曾任市议员,也接到许多市民的来电,询问有关接种疫苗的事宜,我也一一协助解决。

    在疫苗接种中心做义工时,会遇到许多长者因言语不通,感到无助的情况,也因言语不通,长者也感到紧张。

    我们在这时候,就扮演翻译员的角色,协助他们顺利完成接种。

    由于“得来速”每一个接种站都有距离,因此我自己也有自备脚车,方便在每一个站提供援助。

    在做义工时,我们都做好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由于本身在使用搓手液时,手会出现敏感情况,因此我经常都会前往洗手间,使用洗手液洗手。

    做义工的过程很累,但能够帮助到很多人,这都是值得的。

    李仕豪披露,由于“得来速”每一个接种站都有距离,因此他有自备脚车,方便在每一个站提供援助。
    李仕豪披露,由于“得来速”每一个接种站都有距离,因此他有自备脚车,方便在每一个站提供援助。

    ■朱文隽(大学生)
    原本在去年就要前往英国完成最后一年的大学课程,唯受到疫情影响,暂时无法前往继续深造,因此就加入了义工的行列,在华都牙也疫苗接种中心协助。

    在疫苗种中心内,主要充当长者的翻译员,长者在医生谘询站处,都需要向医生讲解本身所服用的药物,因此我们都会从旁协助。

    在苗接种中心做义工也有1个多月的时间,过程中学习到各部门如何互相协调,让接种者顺利完成接种。

    在做义工过程中,接触的人流也较多,染疫的风险自然也会增加,自己虽然也会担心,唯还是会继续帮助有需要的人士,若无人给予协助,这些有需要援助的人将会感到很无助。

    每一次看见长者们得到协助时,都会感到很满足,因此再累都是值得的。

    暂无法前往英国继续深造的朱文隽,在做义工的过中,学习到各部门如何互相协调工作,让接种者顺利完成接种。
    暂无法前往英国继续深造的朱文隽,在做义工的过中,学习到各部门如何互相协调工作,让接种者顺利完成接种。

    ■苏宝耀(食品商人)
    本身从事食品生意,在疫情期间,公司也暂时没有运作,生意更是下跌了50%,因此趁着有空档的时间,就决定去疫苗接种中心帮忙。

    在做义工的过程当中,也影响了身边的朋友和妻子一起加入,甚至组成了一个团队,除了在接种中心内协助,也协助长者留意接种预约,并为一些面对交通问是的长者,提供交通,让他们顺利完成接种。

    一些长者和残障人士,都很感激我们的协助,有些还亲自买水果慰劳我们,让我们很感动。

    协助有需要人士是我们身为义工的工作,过程中很累,但当你看见他们因得到援助而感到安心时,你会感到很满足,再累也是值得的。

    公司已恢復运作,我也会“两边跑”,在忙完公司的事务后,就会前往疫苗挼种中心,继续协助有需要的人士。

    苏宝耀(左)指出,虽然公司已经恢復运作,唯他还是会“两边跑”,在忙完公司的事务后,就会前往疫苗挼种中心,继续义工的工作。
    苏宝耀(左)指出,虽然公司已经恢復运作,唯他还是会“两边跑”,在忙完公司的事务后,就会前往疫苗挼种中心,继续义工的工作。

    ■黄汉仁(鞋业业者)
    因为疫情的影响,至今鞋业仍未可復业,因此趁着空档,决定做一些有义意的事,前往疫苗接种中心做义工,为长者等人士提供援助,让他们顺利完成接种。

    在接种中心内充当义工时,发现许多长者都会受到太多有关疫苗的错误信息影响,以致他们前来接种时,感到溷乱、担忧和疑虑。

    我们都会以医护人员所给予我们的正确资讯,一一为他们讲解,希望能解除他们对接种疫苗的不安和疑虑。

    目前鞋业仍未获准復业,我几乎每天早上8时许都会到疫苗接种中心协助,直到下午4时许才返家。

    做义工的过程当中,我们都会做好防疫工作,中心内每一站都会置放搓手液,家人其实也会担心我们受到感染,因此每当回到家,都会做好防疫的工作,包括回家后第一时间冲凉等,避免提高家人染疫的风险。

    做义工是件很有义意的事情,当看见有需要援助的人士得到协助,他们也没有感到无助后,自己也会感到开心,而一些热心人士偶尔会带一些食物慰劳我们,让我们深感窝心。

    黄汉仁(中)指出,一些热心人士偶尔会带一些食物慰劳义工团,让他们深感感动。
    黄汉仁(中)指出,一些热心人士偶尔会带一些食物慰劳义工团,让他们深感感动。

    ■梁瀚琦(饮食业者)
    本身从事饮食业,在管制令期间,店内只提供打包服务,生意也下跌了60%至70%,趁有多出的时间,便到疫苗接种中心协助。

    在疫苗接种中心内,发现到一些长者因言语不通、对接种疫苗感到疑虑等,因此感到无助和担心,而义工就要扮演好本身的角色,协助他们,让他们顺利完成接种。

    我自5月初开始前往疫苗接种中心做义工,一星期3至4天,过程中与许多义工一起工作,相当开心。

    如今接种人数一直在增加,因此希望能尽快完成接种,让人民的生活早日恢復正常。

    从事饮食业的梁瀚琦,自今年5月初开始,前往疫苗接种中心做义工,一星期有3至4天,过程中与许多义工一起工作,让他相当开心。
    从事饮食业的梁瀚琦,自今年5月初开始,前往疫苗接种中心做义工,一星期有3至4天,过程中与许多义工一起工作,让他相当开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