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人逾1年前报团旅游 因疫情多次展延也没退款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13人逾1年前报团旅游 因疫情多次展延也没退款

    (怡保24日讯)2批消费者逾1年前分别报名参加日本及越南旅行团却遇上管制令,多次听取旅行社建议展延出发日期,结果痴等许久要求退款3万2204令吉时,负责人却敷衍丶避而不见,甚至没告知公司办事处已清空,希望负责人现身解决问题!



    参与日本团的丘秋红与丈夫陈国南,及参与越南团的刘玉珍丶陈彩珺丶关秀霞及李瑞芳,今天在马华联委会向马华霹雳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及副主任黎旺文投诉,希望可以讨回团费。

    丘秋红指出,原本是2019年与亲戚计划到日本旅游,每人团费为5000令吉,当时每人缴付3000令吉订金后,定在2020年5月9日出发,不料却遇上管制令,有8名老少,考量到疫情问题,便自愿扣除约1000令吉订金下,取回每人逾2000令吉退款。

    消费者展示与旅行社所有的来往文件;坐者左起陈国南丶丘秋红丶刘国南丶刘玉珍丶黎旺文丶陈彩珺(站者左起)丶关秀霞及李瑞芳。
    消费者展示与旅行社所有的来往文件;坐者左起陈国南丶丘秋红丶刘国南丶刘玉珍丶黎旺文丶陈彩珺(站者左起)丶关秀霞及李瑞芳。

    “我与5名家人则听取负责人建议,待疫情好转后才到日本旅游,负责人还游说我们购买旅游保险,并改期同年11月出发。”

    “负责人过后经常不接电话丶不回应且态度嚣张,不愿意出来面对面解决问题,仅指目前要退团的话没钱,需等马航退款,并将责任推给保险公司,甚至挑衅我们可向警方或消费人仲裁庭投报。”

    她说,负责人也不曾出示其名下的机票,因此不确定日本的机票是否存在,她已在今年3月入禀消费人仲裁庭,但因疫情2次展延审理。

    她指出,在要求退款后不久,接获旅行社指要清盘信函指可向保险公司索赔,但保险公司指旅行社仍在运营,向大马破产局检查发现旅行社并没有清盘,且消费人仲裁庭也受理此案。

    ■11人愿扣手续费已取回越南团费

    刘玉珍说,原本与19名朋友参加2020年4月15日的2288令吉越南旅游团,因疫情展延行程,有11人愿意扣除800令吉手续费,故已拿回剩馀款项。

    “另8人的行程展延至2021年1月4日,由於仍不能出国旅游,便要求旅行社退款。”

    她指出,过后与参与日本旅行团的丘秋红面对相同情况,并在10月5日入禀消费人仲费庭后,也向警方报案。

    ■刘国南:冀双方共寻平衡点圆满解决问题

    刘国南指出,体恤全国旅游业者在这疫情冲击下的艰难,但也要顾及消费者的利益。

    他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双方最好是白纸黑字作为证明,无论是退款或展延,最好是双方签字同意,而不是口头上答应,若引发任何纠纷,对任何一方都不公平,尤其是消费者更是没保障。

    他说,在1992 年旅游业法令有关旅游业(旅游经营业务及旅行社业务)条例给旅游业者保障,但消费者的权益又由谁保障?

    他指出,这事件上不会有赢家,唯有双方坐下来好好谈,彼此退一步,找个平衡点,才能圆满解决此问题。

    “我也尝试联络旅行社负责人,其说辞与事主所言有出入,原本想兼听则明,但该负责人坚决让仲裁庭审理,不愿给予任何解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