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可负担.没阻吓作用 降低罚款各有看法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众可负担.没阻吓作用 降低罚款各有看法

    (怡保8日讯)2022年烟草管治法案的罚款,从原本的最高罚款5000令吉降低至500令吉,以及增加社区服务替代罚款,对此修正,受访市民各有意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受访者中,有者同意此罚款额,认为对一些普罗大众家庭是种负担,有些则不认同,认为500令吉罚款门槛太低,因有些家庭付得起罚款,起不到阻吓作用。

    虽然吸烟是一种娱乐,是一种舒缓压力的方法,但香烟对身体健康百害无一利。
    虽然吸烟是一种娱乐,是一种舒缓压力的方法,但香烟对身体健康百害无一利。

    卫生部上周三(27日)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22年烟草产品和吸烟管制法案,禁止任何於2007年1月1日或之後出生的人士购买烟草产品丶香烟材料丶替代烟草产品或吸烟设备,违法者可被判最高罚款5000令吉。

    不过,卫生部在8月1日二读时,修改了2022年烟草产品和吸烟管制法案的罚款,最高罚款从原本的5000令吉降低至500令吉,并增加社区服务以替代罚款。

    本报记者针对此法案的最近进展,走访了怡保一些家长丶市民,众人都有本身的看法。不过,大多数的他们都认同这项法案,因吸烟对吸烟者或其身边的人的健康不好。

    为了根治吸烟的不良嗜好,卫生部已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22年烟草产品和吸烟管制法案。
    为了根治吸烟的不良嗜好,卫生部已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22年烟草产品和吸烟管制法案。

    ■张接莉(家长)
    家里也有10多岁的孩子,当卫生部提呈此法案时,我都一直在关注,并认同管制吸烟的措施,毕竟吸烟危害身体健康。

    张接莉
    张接莉

    虽然卫生部已降低罚款额,但对小康家庭来说是种负担,对此她会时不时提醒家里的孩子,不可吸烟和买烟,避免被取缔。

    同时,我也会多加关注孩子的举动,若有异於平常,都会去了解情况。

    ■李存敬(家长,35岁)
    2022年烟草管治法案有两面,一面是为了健康着想,另一面干涉人权,吸烟是一种娱乐,日后,2007年后的国人,少了一个娱乐。

    李存敬
    李存敬

    认为政府应在劝告后,才罚款,而不是一来就罚款。政府应通过教育和提高国人公民意识,来达到国人不吸烟的效果。

    在外国,消费者出示身分证购买烟酒,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但在大马还未有这样的习惯,担心法案落实时,商家要求顾客出示大马卡时,会出现尴尬和冒犯的情况。

    ■龚汶翔(市民,38岁)
    这是很好的方案,可以保护人民的健康,也减少空气污染问题。现在年轻人不可抽烟,是对的,免得老来时,像现在老年人一样,一直被医生唠叨戒烟。

    龚汶翔
    龚汶翔

    希望这方案不会有U转的一天,要好好落实,无需再有食肆店的吸烟区,这吸烟区应早日废除。

    卫生部在执法取缔,应先给予劝导,若屡次不听,就施予社区服务令,若死性不改,才给予罚款。我想500令吉罚款是相当大的罚额,应可以阻吓到吸烟者。

    政府欲落实此法案,政府会失去庞大的烟草税收,不懂政府会怎样处理?会仿效外国向人民徵收60%的税收吗?这是国人不愿见到的,希望政府有更好的方法,解决烟草税收减少的问题。

    ■李炯融(家长,41岁)
    我本人非常讨厌吸烟,所以非常支持这个法案。认识我的亲朋戚友都知我厌恶香烟,他们不会在我的公司或屋子吸烟。

    李炯融
    李炯融

    由於我的工作性质和本身不喜欢烟味关系,因此会规定那些到建筑场地的工作人员不可吸烟,若发现有烟蒂就会罚款,试过每根烟蒂被罚50或80令吉。被罚后,工人不敢再造次。

    ■李有建(市民,48岁)
    认为卫生部在执法时要先给予劝导,勿动辄罚款。

    李有建
    李有建

    政府除了管治烟草外,也应关注公开焚烧垃圾丶工业废气等问题,这些问题,也一样具有破坏性。

    ■叶新昌(退休人士)

    我觉得政府将5000令吉罚款降低至500令吉,可协助人民减轻负担,但对那些有经济能力者,500令吉罚款对他们起不了阻吓效用。

    叶新昌
    叶新昌

    与其制定巨额罚款,我觉得政府?改法案及实施社会服务时,可把服务时间加长,针对性的让违者进行有关烟草有关的服务,如规定他们清理弃在各处的某个数额烟头。

    ■贺汾汾(数码广告设计及营销)

    政府不时修改法导致民众感到混淆,若政府把罚款降至500令吉,我觉得这不会对年轻人造成压力。

    贺汾汾
    贺汾汾

    我觉得没必要降低现有的5000令吉罚款,若觉得罚款数额很高的话,只要不违法就不会面临罚款,这才不会与卫生部要分阶段推行一代人戒烟政策(GEG)背道而驰。

    政府应加强人们对烟草危害健康的意识,除了买家外,卖家也必须配合政府的政策,戒烟政策才能达到成效。

    ■吕伟奇(自雇人士)

    要实施戎烟政策,将罚款数额改为500令吉我觉得很低, 罚款3000令吉的话会比较标准。

    吕伟奇
    吕伟奇

    政府不能只向违法购买烟草者发出罚单,也应向贩卖烟草给2007年和之後者发出罚单,那麽一代人戒烟政策才能成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