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甲板村委会拖欠逾1万电费 公共设施遭断电逾2个月 两朝村委互指不是 最终他埋单!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新甲板村委会拖欠逾1万电费 公共设施遭断电逾2个月 两朝村委互指不是 最终他埋单!

    (怡保10日讯)为自治区的新甲板新村委员会拖欠国能1万3540令吉41仙电费,以致7月起该村的公共设施遭断电,至今已逾2个月失去街灯照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询及导致被割电的原因时,行动党及马华的村委会各有说法;行动党指马华自2020年接管村委会后不曾缴纳电费,马华则指此“烂摊子”是由行动党所遗留下来。这最终,由行动党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马,今日透过拨款并签出志银1万3540令吉41仙的款项来缴付,预计在24小时内将恢复电供。

    该新村一行约50名村民,今日在西华古马、九洞州议员谢保恒、万里望州议员周锦欢及行动党端洛选区协调员张迪翔协助下,召开记者会反映新村遭断电的问题,并促请村长聂翠芬现身负责。

    陈俊华(前排左起)、周锦欢、谢保恒、西华古马、张迪翔、陈文彬协调居民召开记者会,要求村长对新村被割电一事负责。
    陈俊华(前排左起)、周锦欢、谢保恒、西华古马、张迪翔、陈文彬协调居民召开记者会,要求村长对新村被割电一事负责。

    谢保恒指出,新甲板新村是其选区内唯一的自治新村,并不属华都牙亚县议会管辖,公共电费向来是透过当地村委会每月收集及缴交,但在2020年10月委任新一届村委会后,却开始发生拖欠电费的问题。

    “截至今年的7月,所拖欠的电费总数已高达1万3540令吉41仙。由于数额庞大,国能最终在今年7月起断电,使得村民晚间必须摸黑出门,不能享有街灯照明。”

    新甲板新村因村委会拖欠电费,7月起村民晚间失去街灯照明。
    新甲板新村因村委会拖欠电费,7月起村民晚间失去街灯照明。

    他强调,解决村民的民生问题属于村委会责任,但如今该新村却因村委会未能交电费而被断电,新任村委会,尤其是村长及委任该村长的马华,都难辞其咎。

    他还说,据当地村民反映,在新届村委会成立后,一直不曾见过这名村长,因而他促请若该村长无法履行村长职责,请她自行离职别白拿津贴。

    周锦欢、西华古马及谢保恒出示电单,指该村委会自2020年接管村委会后不曾缴纳电费。
    周锦欢、西华古马及谢保恒出示电单,指该村委会自2020年接管村委会后不曾缴纳电费。

    接近5000令吉电费是希盟村委欠下的

    新甲板新村村长聂翠芬强调,该村委会确实拖欠国能电费,但部分电费是由早前希盟村委会所欠下的积累数额。

    聂翠芬周三(10日)针对该村委会被指没缴纳电费受询时透露,本身确实在2020年10月受委任出任村长职,但委任状在2021年才正式接获,并在同年2月成立以她为首的新一届村委会,当时的新甲板新村已经拖欠4961令吉71仙的电费。

    她强调,新届村委会在交接职权时,仅从上一任的希盟村委会取得1603令吉84仙的余额,鉴此,不可能由新届村委会承担这些由希盟村委会所欠下接近5000令吉的电费。

    她告知,曾多次与国能接洽,能否暂时只交还2021年后的电费,却被拒绝,而且国能要求须一次过还清所有欠款,才导致欠款越滚越大。

    她强调,在接手村委会至今近2年都没向村民征收费用,只在今年6月与7月,个别收取了每户10令吉,作为垃圾处理费。

    同时,她亦质疑早前在2018年希盟执政后,行动党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及九洞州议员谢保恒,曾先后宣布拨款5000令吉及3000令吉予时任的希盟村委会,但这些拨款却没被记录在案,这笔拨款究竟去了那里?

    无论如何,她对于西华古马愿意协助村民解决此电费问题表示感谢,并乐观其成。

    新甲板新村村长聂翠芬
    新甲板新村村长聂翠芬

    西华古马:下不为例

    行动党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马透露,基于维护村民们的安全及福利,这笔欠款将悉数由他透过拨款来解决,但这仅“一次性”,新任村委会往后务必自行解决未来所面对的问题。

    他指出,国能断电致使该新村在晚间处于漆黑当中,影响村民出入,还存有安全及治安隐忧。

    他强调此拨款为“一次性”拨款,若村委会接下来继续不缴交电费,就由村民们自行评估。

    他也说,其他新村的村委会若面对相同问题,应先自行想办法解决,并非指望他人协助或不了了之。

    此外,万里望州议员周锦欢补充,国家团结部今年拨款每个新村10万令吉,作为新村基本建设拨款,但他发现许多新村至今依旧不见任何基建提升或复修工程进行,促请各村委会善用有关拨款。

    西华古马(中)在现场开出支票,协助新甲板新村解决所拖欠的电费。
    西华古马(中)在现场开出支票,协助新甲板新村解决所拖欠的电费。

    ■黄春(村民,60岁)

    村委会的收费从早前每月9令吉,调高到近期的每月10令吉。我向来都有缴交每月的费用,不解为何会发生村委会拖欠电费的问题。

    在晚上出门时,如有街灯照明是最好的,而且我们也需要清理垃圾服务,所以就会缴交每月收费,但现在却因为村委会没付费而面对没有街灯照明。

    目前在晚上出门,我必须使用手电筒,否则路上真的太暗了。

    黄春(村民,60岁)
    黄春(村民,60岁)

    ■曾丽君(村民,50岁)

    自从没了街灯照明后,女儿每晚都得摸黑回家,我是十分担心,每晚都得守在家门前,等女儿回家才安心。

    女儿在布先上班,每晚约12时才能下班,这段时间外头都是一片黑暗,加上她又是乘骑摩哆,不可能不担心。

    本身在当地居住了约20年,首次因为村委会拖欠电费而面对公共设施断电的问题。

    曾丽君(村民,50岁)
    曾丽君(村民,50岁)

    ■张翠萍(村民,55岁)

    除了失去街灯照明的问题之外,这里还长期面对垃圾及沟渠问题一直无法妥善处理的问题。

    村口的垃圾曾经一度爆满而无人清理,有时沟渠堵塞了,也没人管。早前我曾因为沟渠堵塞,多次想找村长投诉,但苦于没法联络到对方。

    由于这里是自治新村,所有倒垃圾等等民生问题,都由村委会管辖,这也是村委会每月收取10令吉费用的原因,以便用于这类开支。

    张翠萍(村民,55岁)
    张翠萍(村民,55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