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头条◢ 丹那依淡 瓜拉光 没指示没路牌 救人 找不到路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霹雳头条◢ 丹那依淡 瓜拉光 没指示没路牌 救人 找不到路

    独家报导/摄影:赵诗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怡保2日讯)珠宝区丹那依淡及瓜拉光新村,开埠以来因面对没有路牌及交通指示牌,造成村民诸多不便,包括商家及村民订货后送货员或送餐员,虽可根据全球定位系统(GPS)寻找地址,但因没有路牌而往往无法依时送货。

    丹那依淡多年来没有路牌,只有门牌,村民虽习以为常,但仍望政府早日安置路牌。
    丹那依淡多年来没有路牌,只有门牌,村民虽习以为常,但仍望政府早日安置路牌。
    瓜拉光新村前往幸运花园的十字路口,没有交通指示及停止路线,经常发生险象环生的画面。
    瓜拉光新村前往幸运花园的十字路口,没有交通指示及停止路线,经常发生险象环生的画面。

    一旦发生突发事故,也令消拯车和救护车无法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援救。此外,在主要的十字路口因没有交通指示牌及路口停止线,经常发生小碰撞,造成村民损伤。

    丹那依淡开埠以来,村内的道路就没有路名或路牌。
    丹那依淡开埠以来,村内的道路就没有路名或路牌。

    村民皆指有关新村已纳入怡保市政厅管辖范围,应享有与其他城市边缘地区乡村的福利,并吁请政府尽早在该村安置路牌及交通指示牌,以免造成意外发生。

    丹那依淡村民指在该村主要道路及其他道路皆没路牌,令外地人难于寻找住址。
    丹那依淡村民指在该村主要道路及其他道路皆没路牌,令外地人难于寻找住址。

    《中国报》就村民向该村的行动党支部投诉,而走访该村,发现有关新村皆没有路牌及交通指示牌,一些车辆在经过该区时,皆慬慎行驶,有的则放缓车速。

    丹那依淡因有着名小食及龙岗山,吸引不少外地客到来,路面也增加车流量。
    丹那依淡因有着名小食及龙岗山,吸引不少外地客到来,路面也增加车流量。

    该2村也因拥有着名的景点及美食,如着名的爬山区龙岗山,着名的鱼头粉、月婆粉、河婆豆腐及“菜板”等,吸引外地人到来登山及品嚐美食,令该区的车流量增加。

    丹那依淡的美食,吸引外地客到来品嚐。
    丹那依淡的美食,吸引外地客到来品嚐。
    瓜拉光新村着名的河婆糕点,常吸引村民及外地客来光顾。
    瓜拉光新村着名的河婆糕点,常吸引村民及外地客来光顾。

    丹那依淡河婆同乡会主席刘新华(69岁,退休鸡农)受访时说,他是该村土生土长的村民,自该村于1950年开埠以来就没有路牌,而且门牌的编排也很“溷乱”,导致外地人十分难找,若不是村民带路,也难寻找有关地址。

    刘新华指主要要道路没有停上路线,导致车辆直接越过马路。
    刘新华指主要要道路没有停上路线,导致车辆直接越过马路。

    他说,虽然多年以来村民对没有路牌早已习以为常,但仍面对诸多不便,尤其是在疫情爆发后,村民在线上订货及食物时,送货员虽依据导航送货,但仍会找不地点而未能依时送货。

    刘新华
    刘新华

    此外,他说,该村主要道路也没有路口停止线,经常会发生一些车辆直接越过马路,险象环生。

    他说,该村逾有538间房屋及逾1000名村民,有关村民也曾向有关村委会及相关议员反映问题,唯一直没有下文,希望政府能早日为该村设立路牌,以解决上述问题。

    (視頻:赵诗绮)

    村民自置路牌

    ■林瑞发(行动党瓜拉光新村支部财政)
    瓜拉光新村村民为方便外地人到来,在逾十年前,在村内自行安置“赤溪”路牌,并成为该村的唯一路牌及“地标”。

    林瑞发(左6起)、陈根城、刘新泉、刘炳金(蹲者)及村民,指着瓜拉光村民自费自製的“赤溪路”牌,是该村的“地标”。
    林瑞发(左6起)、陈根城、刘新泉、刘炳金(蹲者)及村民,指着瓜拉光村民自费自製的“赤溪路”牌,是该村的“地标”。

    本村多年来没有路牌,为村民带来许多不便,在接获居民投诉后,于年初致函怡保市长,副本市议员、国州议员,至今未有回应。

    本村已纳入怡保市管辖范围多年,村民都有缴交门牌税,但是硬体建设没有得到和怡保市区周边的待遇。週边的花园皆有路名,唯独中间的村子没有。

    因为没有路牌,Grab food或者送货员找不到屋子,村民往往要到村口去接领。 如没有准确的路标,Grab车有时也找不到乘客。

    我促请怡保市政厅除了尽早设置路牌,也提升路灯为LED及重铺出现破洞的道路。

    信件送不到家

    ■张新权(52岁,行动党丹那依淡支部主席兼村民)
    新村没路牌的情况虽已存在很多年,一些熟悉本村的“老邮差”虽老马识途,但偶尔也会出现找不到门牌的地址,而会暂时放在附近的住家,由附近的邻居代交或由收件人到来领取。

    张新权
    张新权

    最近也接获一些村反映,由于目前在疫情后居民线上订货,在送货员也面对难找住家的问题。

    电联指引送货

    ■蔡慧欣(18岁,丹那依淡村民)
    疫情期间开始在线上购买东西或买食物,因没有路牌,往往令送货员需花费较长的时间寻找,并须通过电话指引才送到。

    蔡慧欣
    蔡慧欣

    传达地方政府

    ■沙温(阿拉法特别事务官)
    早前村民已反映上述问题,基于丹那依淡有多项民生问题,包括多年来没有路牌和交通指示牌,以及路面出现破洞等问题,将会近期内与地方政府商讨解决。

    沙温
    沙温

    投诉没有下文

    ■陈根城(60岁,瓜拉光新村村长)
    除了接获村民要求政府设立路牌,也接获不少村民投诉村内的基建问题,包括道路出现破洞处处,希望尽早重铺道路,及在较高处地面的住宅区面对水压低等的问题。同时,我已就此事向相关单位反映,唯至今尚未有下文。

    20年前已反映

    ■刘新泉(76岁,瓜拉光校友会主席)
    本村有逾650间房屋,超过3000村民,逾20年前也曾就没有路牌,向当时的村委会反映,并要求增设路牌,唯至今并没有下文。

    基于没有路牌,造成商家订货及亲友欲到此村时,都会出现难以寻找的困境。

    货品误送我店

    ■刘炳金(村民兼豆腐商)
    我从事製豆腐业已逾20年,经常都会面对送货员无法顺利把货送来。这主要是没有路牌造成,尤其是有关公司派出新的送货员时,往往因找不到地址,我须出外带领才能收到货。

    此外,在疫情后,不少村民通过线上订货,但往往就会出现送货员误送货品到本店,希望政府尽快安置路牌。

    尽早安置路牌

    尽早安置路牌
    ■彭玉华(65岁,糕点及菜贩)
    在此经营业多年,顾客除了本地村民,也有很多是外地顾客。他们在途经此处时,也会到来选购本村着名的河婆糕点及水果。但有些慕名而来的顾客,却因没有路牌而难于找到目的地。

    彭玉华
    彭玉华

    随着村民在附近的道路自行安置唯一的路牌“赤溪”路牌后,也令一些外地人在使用GPS后较容易寻找,希望政府尽早安置路牌,以解决此问题。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