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振峰回家◢ 假名拖累 错失获救良机 | 中国报 Perak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热线
  • 霹雳人 ChinaPress
    全国大选 中国报 CPTV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魏振峰回家◢ 假名拖累 错失获救良机

    (怡保17日讯)“准教师因网恋被卖猪仔客死异乡”的魏振峰,因受假名拖累,与父母擦身而过,今年4月错失获救良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沉春祥今日与魏振峰父亲魏志光在丧府召开记者会说,所有在缅甸苗瓦迪KK园的“猪仔”都必须用假名,以致魏振峰的搜寻工作被假名所耽误。

    他透露,其实魏振峰父母曾在今年4月,接获一通来自泰国美索医院的来电,询问是否为“Mu Jun Hong”的父母?当时魏父答不是。

    魏志光(左起)与沈春祥在记者会上发言。
    魏志光(左起)与沈春祥在记者会上发言。

    他说,后来才证实,“Mu Jun Hong”即是人蛇集团给魏振峰的假名,但已是数个月后的事。

    “据协助拨打电话的护士透露,当时魏振峰已病重,无法说话,在身体极度微弱情况下,在电话上拨出这通电话。”

    据他了解,所有来自KK园的“猪仔”,都使用假名,魏振峰正是使用“Mu Jun Hong”这个名字。

    家属周六为魏振峰进行佛教诵经仪式。
    家属周六为魏振峰进行佛教诵经仪式。

    “魏振峰是被一名相信是罗兴亚籍女子送入美索医院,因假名问题,导致在确认及寻找魏振峰的过程困难重重,包括大马大使馆和国际刑警 ,无法确认魏振峰确实所在地。”

    8月尾魏志光和妻子透过马青总团执行秘书吴文发及泰国商人黄先生(泰国过江龙)的协助下,确认魏振峰身在美索医院,才安排前往泰国。

    沉春祥说,因假名关系,即使魏振峰父母抵达泰国后,仍旧为证明魏振峰身分多次奔波,包括交通费、缴付美索医院早前的治疗费用、前往泰国一处乱葬岗寻找魏振峰遗体、寻找受承认的医院进行脱氧核糖核酸(DNA)测试等等,早前所筹得的5万令吉,其实只是杯水车薪,因此促请外界别质疑有关花费用途。

    沉春祥出示魏振峰在美索医院的一段视频。
    沉春祥出示魏振峰在美索医院的一段视频。

    沉春祥:可以确定魏振峰被虐待致死!

    沉春祥指出,他可以确定,魏振峰是被虐待致死!

    他说,经向协助拨打电话的护士了解,魏振峰送往医院时,已有“可乐尿”(Cola urine)迹象,即粘液已呈棕褐色,相信当时魏振峰肝脏已严重受损,之前曾被虐打。

    他说,据一名在KK园区获救“猪仔”所说,所有“猪仔”的待遇十分不人道,每天须工作19小时,如业绩不达标,还会被人体罚,包括在太阳底下搬砖、跑步30圈等等。

    “这名获救‘猪仔’正是魏振峰在KK园的室友,两人曾交换双方家庭联系,该室友获救后,曾向魏父魏母传来魏振峰的消息。”

    他披露,部分获救猪仔,为赚取其中3000令吉的佣金,竟在返马后担任人蛇集团的中介。

    他说,接下来会有约21名猪仔陆续返马。

    父亲:原以为可接回爱儿,不料希望落空

    魏振峰父亲魏志光说,8月20多号得知魏振峰在湄索医院医疗后,满怀希望与妻子前去泰国,原以为可接回爱儿,还因此特别为爱儿购买一套新衣服,不料最终希望落空。

    他说,当时与妻子为振峰带去一套衣服、1个帽子及一双新鞋,原以为能把振峰带回大马治疗,没想到最后在8月30日抵达泰国后获知儿子已逝世的消息。

    他告知,在振峰离世后,透过大马驻泰领事馆所给予他们多张魏振峰遗体解剖前的照片,要求他看清楚照片里的死者是不是儿子,以协助双亲领尸。

    “虽然照片中儿子已十分消瘦,但是我依旧一眼就认出了我的儿子!”

    他指出,因为振峰是在假名下入院,造成他在办理认领遗体时面对许多问题,直到后来脱氧核糖核酸(DNA)报告出炉,证实亲子关系后才用回魏振峰的真名。

    父亲:儿子曾以视讯联系,要求8万令吉医药费

    魏志光透露,儿子失踪后,曾经以视讯通话方式联系过他们(双亲),相信在被人蛇集团挟持下,向父母要求8万令吉“医药费”。

    他指出,儿子向来有交代,因而最初外出时,家人并不担心,当时振峰还答应,会赶在2月5日回来,一家人为母亲庆祝生日;但最终却没回来,家人当下深感不妥,并在2月7日向警方投报。

    他续说,随后家人便开始漫长的等待,直到3月31日忽然接获儿子的视频通话,说曾在1月25日患上新冠肺炎,如今需要8万令吉医药费。

    “在那次联系后,我们已知道振峰所面对的情况比我们想象中可怕,于是在4月2日再次向警方作出投报”

    他说,振峰平日说话毫无断续,但在这通视频通话中却吞吞吐吐,眼睛也不停上下望,背影似乎有几个人站着,相信是被人监视。

    “振峰还告知我们,被一名来自柔佛州的男子施打,只因该男子觉得他假装生病。”

    至于振峰的女友,他透露儿子早前常与1名女子视频通话,听该口音是来自中国,但是却从来没见过该女子样子,因为每次视频通话时,儿子这边有任何“动静”,该女子就以害羞为由,即刻挂电。

    ■新闻背景

    准教师魏振峰(23岁)于今年1月19日,因网恋被骗至泰国,之后被骗至缅甸苗瓦迪KK园区当猪仔。

    魏振峰在1月25日患上新冠肺炎,加上长期饱受虐打和挨饿,身体虚弱,为避免麻烦,人蛇集团在今年4月11日把魏振峰丢弃在泰国美索(Mae Sot)医院外,经过一个月的医治,不幸今年5月11日病逝。

    魏振峰的骨灰于周五(16日)由父母带返回怡保住家设灵,周日(18日)早上10时举殡,并移至甲板山庄骨灰殿供奉。

    ⬇点击图片追踪大选最新战报⬇
    ge15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